第十章 成为奴婢【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20:38 | 2903字【收藏本书
    另一边太子刚从御书房里出来,那天整治王佳莉的时候跟在唐达身后的一个小太监,名叫小浪子,就跑到了唐达的身边。

    这个小浪子是太后身边的人,太后向来溺爱太子,对于太子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只有包容和支持,所以太子就算做这样无理的举动,也不怕太后知道,反而不想把自己的母后蒙在鼓里,所以才带着小浪子前去,也不用自己在亲自去想自己的母后报告了。

    “怎么了,母后有什么事吗?”

    “回殿下,太后让我来问问,永和公主目前有没有大碍!”

    “我也不知道,你就随我来吧,刚好我要去看看她!”

    小浪子跟着唐达到了阿哥所的东厢房,一进来东厢房就听见一声惨叫”不!”,唐达加快步子迈过门槛,焦急的走减去,紧张的说”怎么了?”只看到王佳莉满头大汗。

    王佳莉循声望去只见唐达满脸着急,不自主的说”虚伪!”,还不是他非要绑架了自己才把她弄成这么糟糕的样子,现在还假惺惺的衣服很焦急的样子关心她,根本就是作秀,这不是虚伪是什么,讨厌死这个人了。

    唐达是一国太子,娇生惯养,从来就没有任何的人骂过他,包括他的父皇和母后都是没有骂过他的,太子很优秀从来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全国百姓公认的继承大同的不二人选,唐达此时此刻自然也接受不了一个他随手就可以捏死的小蚂蚁这样骂他。

    还不是他名人好好的医治,所以这个自大狂的王佳莉,今后一定要好好的整治一下她,这样才能让她知道自己到底是几斤几两。

    “虚伪,你的命可是我救的,要不是我这个虚伪的人,你早就上西天了知不知道!”

    其实唐达自己也没有发现,原来他会这么在意王佳莉的看法,而且就算是王佳莉说自己很是虚伪,他也并没有生很大的气,而是觉得有些不服,甚至心底隐隐觉得这个女人很是有趣,在内心的最深处,这个女人已经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王佳莉愤愤的看了唐达一眼,并没有说话。

    这个男人还真是无耻,明明就是因为他自己才命在旦夕的,而他现在竟然如此厚着脸皮的说,是因为他自己才有活命的机会,这究竟都是些什么样的理论啊!

    这男人颠倒黑白的能力还真是不可小觑的呀!

    唐达看见王佳莉竟然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救命恩人,反而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所以就有一点的生气,这个女人真是娇生惯养的太厉害了,竟然连奴才和主子的尊卑都不分了。

    一想到奴才和主子,唐达就想到了一个可以好好整治一番王佳莉的方法。

    “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不是大梁国永和公主王佳莉,从今以后你就是本殿下身边的一个小小的奴才仅此而已,听懂了吗?”

    王佳莉看见唐达那一副得意的嘴脸就觉得心烦,真是天理何在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唐达好歹也是一国太子,刚刚被自己那样骂也没有把自己拖出去处斩,而且还要派御医来给她诊治,这就说明,自己对于这个太子来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用途的,所以目前她的小命还是可以好好的呆在头上的。

    不过现在他都已经找好了人代替她成为太子妃,王佳莉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还有什么用途,她猜不清楚这个唐达的目的,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当下,想要保命还是顺着这个唐达的意思,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然后在逃走,这样才是万事大吉。

    “我有自知之明!”

    唐达一笑说到,”那就好,从今以后见了主子要记得行礼知道吗?还有等你养好了伤以后就本太子的贴身婢女蓝幽懂了吗?”

    王佳莉干脆用被子把头蒙上,然后说到”知道了,奴婢身体不舒服,恕不远送!”。

    本来唐达听到这样一句话应该是很生气的,但是因为王佳莉嘴里的婢女两个字让他很高兴,所以就直接忽略了王佳莉的不敬,这个倔强的小丫头终于在他的层层逼迫下低头了,这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超越感和成功感。

    唐达笑着带着小浪子走出了东厢房,回到正厅,”你去把当日给她看伤的御医请来,本殿下有事要问。”

    “是!”小浪子恭身退下。

    这阿哥所本来是众位阿哥一起住的地方,但是因为大唐国虽然强盛,后宫佳丽三千,但是大唐皇帝还是比较福薄,膝下只有两子,太子唐达还有和亲王唐守,因为老二唐守封了和亲王,所以皇上就赐了一座单独的府邸在宫外,所以阿哥所至今就只有太子一人住在这儿。

    太子娶了娇妻本来应该也是要令赐府邸的,但是太子唐达一向节俭,所以就让太子妃暂居后宫延福宫,太子仍旧每日到阿哥所办公。

    这样的想法甚好,没有一个人反对,而且太子妃也是非常的支持自己的夫君的所以这事儿也就这么定了。

    小浪子奉太子的命令,把当日给王佳莉看疹的的一名太医王于海带到了阿哥所的正厅里。

    王于海单膝跪地沉重一拜,到”参见殿下!”

    “平身。”

    “谢殿下!”

    唐达珉了一口茶杯里的水到”昨日本殿大婚,你给东厢房看病的那位姑娘,她怎么样?”

    “回殿下,并无大碍,那位姑娘小时候后脑似乎受到重击,有一块儿瘀血始终没有消散,前日里似乎后脑又在次受到重击,所以导致瘀血再次凝聚,不过老臣已经开药将那瘀血散去了,此时已无大碍!”

    “此症可会复发?”

    “这……。”

    “你只管说便是。”

    “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不过复发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

    “好了,你暂且退下吧。”

    “是!老臣告退。”

    出了正厅,王于海紧张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真是太危险了,太子大婚当日竟然还金屋藏娇,偏偏这个无名的姑娘还在那么重要的日子受了重伤,也难免不是为了引起太子的注意力,与太子妃争宠,在皇宫里混日子可真是不容易,这那一边都不好得罪,否则一不小心就回召开杀身之祸啊!

    太后命小浪子了解的事情眼下已经都了解到了,于是小浪子就要回去给太后娘娘复命了。

    “殿下,奴才在寿康宫那里还有事,要是殿下没有什么吩咐的话,那么奴才就告退了。”寿康宫就是太后居住的宫殿。

    “去吧!”

    “奴才告退!”

    小浪子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寿康宫,太后正在软塌上休息,小浪子跪在地上到”奴才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金安。”

    太后微微一笑,不过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你这小奴才嘴巴倒是越来越甜了”。

    听见太后说这样一句话,小浪子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不待太后说平身就直接站了起来,走到太后面前去,然后就为太后捏腿。

    这个太后是当今皇上的养母,其实真正的年龄确实要比皇上还要小一些的,但是太后待皇上好,皇上自然也是一个孝子,从来都没有违抗过太后的意思,他们也就像亲身的母子一样的关系好,而且太后也非常疼爱,唐达这个孙子,对于唐达的一举一动都非常了解,总归说太后的年龄问题还就是皇家的那些丑事,别人什么都不关心,只要看到皇上一家其乐融融这就足够了。

    “娘娘让奴才去办的事情,奴才已经办的差不多了!”

    说到此,太后摆了摆手,然后满屋子的丫鬟奴才就全都退下了。

    “说吧。”

    “那姑娘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太子爷好像对那位姑娘挺上心的。”

    “哦!是吗?”

    “奴才怎敢期瞒娘娘,娘娘招来太子一问便知。”

    “好了,下去领赏去吧!”

    “谢娘娘,奴才告退。”

    太后在下人都退下之后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来这个从大梁国到来的女孩还真是不简单啊,如此轻易的就让她的宝贝孙子对她另眼相看,就连倾慕已久的美丽姑娘都弃之不顾了。

    “要找一个时间好好会一会这个女孩,永和公主,只可惜你已经不是了,不过哀家是不会亏待你的,好姑娘。”

    想好了该怎么应对眼前这个任性的孙子,不能让她一失足成千古恨了,所以唐达想不到的,她这个做奶奶的就一定要替他的孙子想到了。

    “来人!”

    “娘娘有何吩咐?”

    “明天早上去叫太子过来,哀家想他了。”

    “是,奴婢谨记。”

    太后说完就又开始假寐起来,知道的以为她是在假寐,不知道的就会真的以为她睡着了呢!(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