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19:05 | 8791字【收藏本书
    夏唯心赶到学生会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密密麻麻别说坐的位置就连站都已经要站到办公室门口了。夏唯心被挤在墙边上暗自吐了口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受这么罪。有个学生干事模样的人在努力维持着秩序但是来开会的组织委员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你一言我一语让办公室里不仅显得拥挤而且还吵吵闹闹地。夏唯心把头也靠在墙上歪着脑袋闭上眼睛打算闹中取静小小休息一会儿。

    “请大家安静一下好吗?”

    夏唯心被这个好听的嗓音吸引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她认识站在最前面这个男生,是新学入校的时候那个高高瘦瘦的学长,没想到他居然是学生会的干事。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来主要是为了布置一下迎新生晚会的事情,每个班需要出一到二个节目类型不限,希望大家能够积极配合。”

    学长还在前面讲着话夏唯心旁边的女生已经兴奋地忍不住在下面低声惊呼着:“是莫天雷没想到他本人好帅好酷好有型。”

    莫天雷又是莫天雷,夏唯心受不了旁边女生的花痴形象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她实在不能理解这些女生的心情,不过是个长得比一般男生帅气那么一点点酷那么一点点有型那么一点点的正常人既不是明星也不是名人要不是大惊小怪成这个样子。夏唯心以前对莫天雷的印象还算不错现在完全转变了。

    “不知道大家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现在可以提出来我来为大家解答。”莫天雷布置完任务后看向大家,发现有人举手就伸手指了指那个人的方向问着:“是有什么问题吗?”

    被点到名的女生一开口就引发了大家哈哈大笑,因为她问得问题是“莫学长请问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这个问题好像跟我刚才说得事情没什么关系。”莫天雷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起伏。

    “可是我们很想知道。”女生不死心的追问着。

    莫天雷摆出一副你想知道可是我就是不想说的表情,站在莫天雷旁边的孟飞鸿趁机插言道:“你们的莫学长还没有女朋友,想做他女朋友的同学要努力了。”孟飞鸿的话一说完就引发了女生们的欢呼声惹得莫天雷不悦地转头瞪了孟飞鸿两眼。

    怎么越看越像皇帝选妃?夏唯心无语地看着周围惊声尖叫地女生们还有几个仿佛要撅晕过去的样子让夏唯心再度翻了个大白眼。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大家可以回去了。”莫天雷说完发现又有女生在举手马上补充道,“如果没有跟迎新生晚会相关的问题的话大家可以回去了。”

    结束了真好,夏唯心挪动着身体想从厚重的人墙里挤出去可是旁边的人都不太合作,她们纷纷向前挤着想要围到莫天雷的身边连带着夏唯心也被带动着来到莫天雷的身边,孟飞鸿眼尖地看见了夏唯心兴奋地挥着手打招呼,依旧是那种高举双臂两只手在半空中交叉的打招呼方式。

    夏唯心苦笑着冲孟飞鸿点点头算是回应,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紧离开这里,现在这里的情况有些失控场面都快赶上粉丝见面会了,不对不对是快赶上新闻发布会了。一群女生七嘴八舌地向莫天雷提问也不管莫天雷现在脸上的表情有多臭。

    “莫学长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找女朋友?”

    “莫学长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天雷哥哥,迎新生晚会上你会表演节目吗?”

    “对啊天雷哥哥,你要表演什么节目需要搭档吗?我给你做搭档好不好?我们两个人可以跳华尔滋舞。”

    你听听你听听现在的女生思想是多么地大胆开放,莫天雷都不一定认识这些女生她们居然可以这么亲热的叫他天雷哥哥!还主动提出要给莫天雷当舞伴跳什么华尔滋。夏唯心啧啧地感叹着莫天雷当真是个极度受欢迎的风云人物。

    努力地挤出人群离开学生会办公室夏唯心用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摇晃了一下脑袋想甩掉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她脑袋中嗡嗡不去的喧嚣声。看来以后有莫天雷的地方她要绕着道走交通堵塞太严重了。

    “夏唯心。”孟飞鸿在背后重重地拍了夏唯心的肩膀一下看到她吓得一缩身子开心地大笑起来,要说孟飞鸿长得也不差大概就是因为这种犯二的性格才使他到现在都没有交到女朋友。

    “嗨是你啊。”夏唯心平复一下心跳过度的心脏勉强应付着。

    “一起走吧?”孟飞鸿也不先问问夏唯心要去哪里直接提议着。

    “啊?啊!”夏唯心一时脑袋打结没转过弯来,高中的时候追她的男生也非常多但是像孟飞鸿这种性格的夏唯心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所以你要去哪里?”孟飞鸿终于想起应该要问清楚这个问题。

    “宿舍,回去考虑一下出节目的问题。”夏唯心有些伤脑筋的想着班里的女生就那么几个感觉能拿出像样节目的可能性不高,但是如果找男生的要出什么呢?难道让他们当模特上去走走台步?真希望明天到班里做动员工作的时候能出现几个娱乐爱好者。

    “我正好也回宿舍顺路。”孟飞鸿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察觉其中的问题。

    “我回女生宿舍你确定顺路吗?”夏唯心好笑地问他。

    孟飞鸿摸了摸头发嘿嘿地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回答说:“那好像还真的不太顺路。”

    “那再见了。”夏唯心拍拍孟飞鸿的肩膀笑了,这次夏唯心的笑容是发自内心地她觉得孟飞鸿这个人真是挺逗乐的。

    跟夏唯心所料想的一样,自己的组织委员刚一上马就遭遇到下马的危机,关于自荐节目参加西艺大学迎新生晚会的提议不止班里的同学积极度不高就连平时在宿舍里跟夏唯心称姐道妹的傅天颖她们三个人都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五音你只要全一个就给我上台唱歌去。”夏唯心威胁道。

    “那我要是就全一个音上了台当着全校那么多师生的面唱歌还不得一朝成名?”傅天颖摇着头对这种出风头的事情不感兴趣。

    “或者我们可以一起排个舞蹈?”夏唯心在高中的时候参加过学校组织的舞蹈比赛虽然名次不是特别的好但是勉强可以应付一下迎新生晚会这种场合,再说了学生会那边只是要求每个班级至少报上来一个节目以供挑选,又不一定真的会被选到晚会上表演。

    王媛媛晃动了一下自己35D的大胸感叹道:“我连跑步都觉得是困扰了你觉得我这样的身材合适跳舞吗?”

    “好吧你赢了。”夏唯心转头看向徐兰新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娱乐节目是她可以胜任的于是叹了口气坐在宿舍的床上愁眉苦脸。夏唯心这个人天生就不是个适合操心的命,一丁点儿也不适合做班干部这种为人民劳心劳力的职务,夏唯心想着明天再去班里做做动员工作如果再也没有人积极响应她就去找老师请辞。

    还好班里有几个男同学很给面子的举了举手,他们其实只是想逗逗夏唯心玩所以故意问道:“我们宿舍出个节目篮球秀怎么样夏同学。”

    篮球秀就是几个男同学把篮球带上舞台呈现出各种炫目的花式篮球表演吗?夏唯心觉得这个提议倒是蛮特别的于是一脸兴奋的问题:“真的吗?这个主意是真真不错的,哈哈那么节目就这么定了我马上报给学生会那边。”

    啊?几个男生反而愣住了他们肯定没有想到这么不符合晚会要求的提议会得到夏唯心的认可,他们根本不知道夏唯心现在完全是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侥幸心理。说是侥幸心理好像有点过份,夏唯心想着在一惯以舞蹈表演歌曲演唱乐器演奏为主旋律的迎新生晚会上表演篮球秀的话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样奇特的表演在常规的晚会上可是看不到的。

    夏唯心跑到行政楼的学生会办公室交节目单的时候正好轮到莫天雷值班,他拿着夏唯心的节目单看了看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想要在全校的迎新生晚会上表演篮球秀?”

    “我觉得这个表演一定让大家觉得很惊喜很特别。”夏唯心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我们办得是迎新会晚会,不是篮球比赛好吗?”莫天雷耐着性子向夏唯心解释着,他不理解大家往往都在说胸大无脑为什么现在他面前的这么漂亮女生胸平如飞机场却一样思想愚蠢的不可理喻。

    夏唯心看出莫天雷眼里表达出来的讥笑心里有些恼火在反驳道:“入学前我做过身体检查明确表示我身体健康没有耳聋或者耳背的情况。”

    “那你接来的这是什么东西?”莫天雷把节目表递还给夏唯心。

    “你开会布置的任务,每个班要上交的节目表。我相信你的眼睛应该也还没有到老花的地步吧。”夏唯心不仅挖苦道。

    莫天雷很少会在学校里遇到跟他唱反调并且说起话来思维敏锐又伶牙俐齿的女生有些惊讶的看着夏唯心态度缓和了一些,“好就算你说得有道理想达到一个出其不意出奇制胜的效果,但是你们不是体育系的篮球表演不是你们的专长。”

    “那么说来迎新生晚会根本不需要各班级出节目了,你们学生会去找舞蹈系的就好啊,不过西艺大学好像没有专门的声乐系那可如何是好啊莫天雷学长!”夏唯心的反应能力一向超级强抓住莫天雷话中的语病进行了坚决的反击。

    “你真是,让我没话可说。”莫天雷突然间语塞了这在他的人生中可是少有的情况,平时只有在跟尹修文斗嘴的时候才会被他激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一个大一年级的新生而且还是个女孩子也能够达到跟尹修文斗嘴时同样的后果。

    “那就是说我们两个已经达成共识了?”夏唯心扭曲着事实,这可是她的拿手好戏。

    “你果然适合学法律。”莫天雷不知道是该为中国以后多了一位口才了不起的女律师感到高兴呢还是应该为自己感到难过,怎么说莫天雷都是去年西艺大学辩论比赛的最佳辩手。

    “多谢夸奖,在这一点上我们两个又一次达成了共识。”夏唯心在莫天雷的面前表现的完全不知道谦虚为何物。夏唯心平时不是一个喜欢咄咄逼人的女生,可是见到莫天雷的时候就总是容易被他激怒。

    莫天雷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说话大言不惭的女生心里也有些反感,于是收起刚才赞许的表情坚定地说道:“你这个节目被驳回了,还有时间再回班里动员同学交上新的节目吧。”

    “你说驳回就驳回学生会你当家你做主的啊。”夏唯心的牛脾气一上来八匹马都甭想把她拉回来,“你是学生会的主席吗?就算你是学生会的主席也不能搞独裁主义吧。”

    “我不是学生会的主席。”莫天雷把双手放在桌子上面看着夏唯心回答着。

    “你不是学生会的主席?”夏唯心把莫天雷的话重复了一遍有些不可相信的看着他,然后站起身来说一句,“那我还跟你废话什么,迎新生晚会的事情不是说由学生会主席负责的吗?我只要把节目单交给他就好了,他什么时候会在这里?”

    有人推门进来是孟飞鸿过来叫莫天雷一起去食堂吃饭,孟飞鸿看到夏唯心也在热情地邀请着:“晚饭时间到唯心没什么事情的话跟我们一起去吃吧。”

    “我才不要跟这个人一起吃饭呢,他谁啊他坐在学生会办公室里面跟个正事一样。”夏唯心斜了莫天雷一眼对跟孟飞鸿提出的跟莫天雷一起吃饭的提议表示了反对。

    孟飞鸿不明白夏唯心为什么会这么问依旧很坦白的回答说:“天雷是学生会体育部部长,学生会办公室一直是由几个副部长级别以上的干事轮流值班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体育部部长,”夏唯心了解地点点头假笑着看向莫天雷说着,“看来篮球表演应该找你主办参加体育部部长,我还以为你是学生会主席呢管那么多。”

    “天雷虽然不是学生会主席但是却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哦。”孟飞鸿补充着。

    学生会的职务还可以兼任的啊,夏唯心瞪着孟飞鸿心想着那你刚才怎么不一下子说完停顿这么久害她在这里废话了这么久,“所以这次西艺大学的迎新生晚会的节目单是由你全权负责挑选了?”

    “事实的确如此。”莫天雷回答的很简洁。

    夏唯心把手里的节目单撕成条形状说着,“既然我们班的节目审核没有通过,那么就不好意思请学生会的副主席大人另请高名了。”

    夏唯心使出得这招果然够狠,你让我往上报节目不是好啊我报上来了,你觉得这个节目不合适是吧那没关系审核不过那是你的问题。

    “如果你非要这样我也没办法,学期末你们班级的评比分数如果因此落后的话你不要到我这里苦鼻子。”学校组织的所有活动都是有积分可拿的,这直接会影响到每个学期期末各个系别各个班级的总分评比情况。西艺大学一向是奖罚分明的大学,如果在十三个系别中总积分排在前三名可以分别得到五万三万和一万的奖金,而获得奖励的系部又会在自己系的各个班级中选出积分排在前三名的班级分别给予金额不等的奖金,同样的排在总积分最后的三个系别将得到西艺大学的点名批评,虽然排名垫底不会得到相应的罚款处罚但是毕竟在影响声誉,系主任在开会的时候也会觉得抬不起头来。

    夏唯心下牙齿咬住上嘴唇冲莫天雷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够狠,这招果然厉害,可是我们班的确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节目来,你总不能让我们班来个大合唱或者是配乐诗朗诵吧。”

    事实就是如此摆在眼前也让莫天雷不得不正视起来,如果是别的系部的班级莫天雷也许会说那么你就组织个大合唱来送审好了,但是夏唯心毕竟也是法律系的人莫天雷不可能明知道节目会被砍断还这么跟她说,只要节目被学生会选中参加迎新生晚会系里面和班里面都会有相应的积分增加,莫天雷考虑了片刻对夏唯心说道:“要不这样吧,我有个节目缺人手也许可以在你们班里面挑几个出来帮忙。”

    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夏唯心警惕地看着莫天雷说:“不会是要表演魔术电锯活人之类的让我们充当被电锯的那个活人吧,我告诉你有危险性的节目我是不会允许班里面的同学给你帮忙的。”

    “不需要你们班里面的同学。”莫天雷说着。

    “不需要?可是你刚才明明说有个节目缺人手要从我们班里面挑的啊。”夏唯心被莫天雷前后矛盾的话搞糊涂了。

    莫天雷点点头回答说,“没算我是说过有个节目缺人手,但是不需要你们班的其他同学帮忙,只要你一个人来帮忙就好。”

    “所以你是要表演电锯我了?”夏唯心瞪着大眼睛觉得自己的额头上正在慢慢往外渗着汗水,这个莫天雷现在该不会是在公报私仇想拿她开刀吧,也不知道这么危险的节目会不会给演员们上保险,她的保险受益人写谁好呢?老爸还是老妈?

    莫天雷吐了口气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他真是好奇夏唯心这个小脑袋瓜子里面装得是些什么东西,是一脑袋浆糊还是一脑袋的水?怎么想出来的事情总是让别人觉得难以理解。

    “我可以拒绝的吧?”夏唯心迟疑的询问着,她真的不想因为几十分的积分把自己好不容易活了十八的小命搭进去。

    “好像不行。”莫天雷也不向夏唯心解释是个什么样的表演节目摆明了是在故意吓唬她。莫天雷想不通他刚才是哪一点表达得不明确让夏唯心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想法,电锯活人光想想这个魔术要使用的专业工具也知道不可能会出现在大学迎新生的晚会上了。

    “可是我有心脏病我是禁不住惊吓的。”夏唯心找出一个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很唬烂的借口,夏唯心一直坚信着书里写得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莫天雷现在的表现就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早知道刚才就不要跟他起争执不要得罪他就好了。

    “怎么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表演话剧会受到惊吓的?”莫天雷看夏唯心渐渐惨白的小脸决定不再吓唬她了再这么吓唬下去莫天雷担心她真的会当场犯心脏病。

    表演话剧?夏唯心生怕是自己的幻听又重复了莫天雷刚才说过的话一遍,“你是说要我参加的节目是表演话剧?”

    “不然你以为呢?”莫天雷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你早点讲清楚嘛我还以为是——”夏唯心松了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见到莫天雷后的第一抹笑容,不过这笑容没持续多久就又听到莫天雷的话,“在话剧里面你要表演的是魔术师的助手被电锯的那个活人。”

    “啊?”还真是让她猜对了啊,夏唯心目瞪口呆的看着莫天雷。

    “你还站在这里干吗?节目已经确定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莫天雷下了逐客令。

    “你不是说真的吧?”夏唯心挣扎着做最后的确认。

    “开个玩笑不行吗?”莫天雷开玩笑的时候脸上完全没有开玩笑时应该有的笑容,反倒像是说的这句开玩笑更像是开玩笑的话。

    夏唯心现在的脑袋里彻底混乱了她觉得莫天雷现在绝对是在故意整她,说得话一会儿真一会儿假让夏唯心完全分辨不出来。所以夏唯心还是觉求人不如求己,如果节目当天莫天雷真的要她表演电踞活人夏唯心就把莫天雷推到箱子里面。

    莫天雷送走夏唯心后终于忍不住的爆笑出声引来孟飞鸿不解地询问声:“我说天雷我怎么感觉你是欺负唯心啊?”

    “欺负?没有吧,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我欺负过女生。”莫天雷故意这么问着。

    “不知道反正感觉怪怪地,你刚才说要唯心加入你们的话剧表演?那我可不可以参加?”只要唯心参加的社团孟飞鸿就觉得有兴趣。

    “不可以话剧社组织的表演自然只能由话剧社的成员参加。”莫天雷说得理直气壮的完全忘记了现在他极力邀请参加的夏唯心也还不是话剧社的正式成员。

    “可是唯心她明明也不是啊?”孟飞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莫天雷想了一下说道:“她很快就会是话剧社的成员了。”

    “我也要参加。”孟飞鸿不失时机的举起手来表示决心。

    “你的申请被拒绝了。”莫天雷丝毫不留情面的拒绝了孟飞鸿的请求。

    “为什么?”孟飞鸿不甘心地问道,虽然他的确对话剧表演没有太大的热衷但是他很希望能够有机会可以跟夏唯心有近距离的接触。

    “因为我是话剧社的社长。”莫天雷摆出一副我是话剧社老大我就说你不行你要奈我何的表情来。莫天雷跟孟飞鸿同学这一年的时间里对孟飞鸿可是很了解的,这个小子对表演毫无兴趣,唯一能够让他提起兴趣来的就是体育运动,不管是足球还是篮球或者羽毛球乒乓球网球,只要是球型的运动孟飞鸿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很。

    孟飞鸿知道自己的确不合适话剧社于是也不再为自己争取,他叹息着说道:“没想到我跟唯心的缘份会这么浅。”

    “我怎么看不出你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缘份,起码人家对你应该是没有什么感觉吧。”莫天雷把办公室里的东西整理整齐拿了钥匙把门锁了起来。今天尹修文没有发短信来告诉他想吃什么,这件事情让莫天雷感到很意外,结果刚出了门就跟来找他的尹修文碰了个正着。

    “你今天不用去网吧上班吗?”莫天雷奇怪尹修文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段出现,通常这个时间里他不是应该在网吧上班的吗?

    尹修文一脸诧异地问道:“昨天也不知道是哪个人非让我今天请假说是要去话剧讨论什么狗屁剧本。”尹修文大一的时候原本并不想加入话剧社的却被一入校就接替学长成为话剧社社长的莫天雷连哄带骗的哄了去。尹修文是很想加入娱乐圈没错,但是这个娱乐圈并不是学校里面的那种扮家家酒,尹修文想要的是那种能够让家人在电视机里面看到自己作品的娱乐圈。

    要不是尹修文提醒恐怕莫天雷真的要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莫天雷在收拾话剧社文档的时候发现几个不错的剧本很想在这次迎新生晚会上先试试水。所以就叫了话剧社的几个骨干一起开个讨论会研究一下选择哪个剧本更合适,其实莫天雷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如果他心目中的那个剧本没有被选中的话,他会单独邀请夏唯心帮忙出演。

    “先吃饭还是买了去话剧社吃?”民以食为天尹修文如今每天最大的乐事就是到点吃饭一天三顿一餐都不能少。

    莫天雷看了看时间还早决定先和尹修文到食堂到肚子填饱再说,然后还有孟飞鸿在旁边等着莫天雷总不能因为话剧社要开会就把孟飞鸿无情地打发走吧。

    夏唯心从学生办公室出来以后气得肚子鼓鼓地,就连傅天颖打电话叫她一起去食堂吃饭的胃口都没有。夏唯心料定莫天雷不可能在迎新生晚会这样的场合玩什么电踞活人,但是心里就是气他对自己的态度。美女夏唯心,美女这个形容词在夏唯心还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被冠在她的名字前面,一直以来男生见到她无一不是讨好谄媚就算不刻意表现出对夏唯心感兴趣也绝对不会有谁会这样的口气跟她说话,莫天雷不过仗着他的帅气外表就敢对她呼来喝去的简直太欺负人了。夏唯心心里这么想着完全忘记了一直以来依仗外表横行无阻的那类人里面也有她的身影。

    夏唯心闷声不响地躺在宿舍的床上生气,过了好一会儿听到走廊上傅天颖的惊呼声“真的假的,我还以为西艺大学最帅气的男人是莫天雷呢?”

    接着是徐兰新的回答“站在莫天雷身边的那个人就是,你刚才出去充手机费来晚了一步可能没有看到,不信你问问媛媛他跟莫天雷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满脸笑容对谁都亲切友好又优雅又有绅士风度,绝对是理想的情侣人选。”

    正推门往宿舍里面走的王媛媛听到徐兰新的话表示赞同的搭腔着,“这次我的意见跟兰新不谋而合,他跟莫天雷站在一起那画面真是赏心悦目,一个是白马王子一个是黑衣骑士,要选哪个才好呢?真是让人家伤脑筋。”

    “得了吧你,还不知道人家两个会不会看上你呢就在这里做起春华大梦了。”傅天颖给了王媛媛打头一棒,踏进宿舍的时候看到夏唯心从床上鄱身起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们于是继续说道:“唯心你今天没去食堂吃饭真是一大损失。”

    “老远就听到你们在外面谈论什么黑马白马的,讲什么呢?夏唯心好奇地问。

    “西艺大学的两大帅哥莫文。”傅天颖解释着。

    其实傅天颖说得莫文是西艺大学对莫天雷和尹修文两个人名字的组合词,可是夏唯心听到耳朵里却以为是闲事莫问的莫问,于是真的没有再问下去。反正夏唯心对帅哥不帅哥这种东西的兴趣一向不大。

    王媛媛坐在桌子前面补了一下有些花掉的脸妆问夏唯心,“你那个篮球秀的创意学生会通过了吗?”

    “别提这件事情一提我就一肚子的火。”夏唯心一听到篮球秀就会想到莫天雷那张百年不化的冰块脸心里就会觉得非常不舒服。

    王媛媛把手伸向徐兰新和傅天颖说道:“拿来,每个人五十。”然后徐兰新和傅天颖还真就乖乖听话的每个人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五十元人民币递给了王媛媛,嘴里还不住埋怨着夏唯心说:“明知道那个点子不行就不要交上去嘛害得我们两个人每个人输了五十块钱。”

    “不明白求解释。”夏唯心一脑袋问号。

    “我们打赌你的节目单交到学生会能不能通过,我说肯定会被打回来的,她们两个非认定你那张小俏脸是无向无敌的通行证。”王媛媛把钱收到抽屉里面好心地做出了解释。

    “你们还真是抬举我!可惜我的对手是莫天雷再多的热情也会折败。”夏唯心对今天的事情依旧耿耿于怀。

    原来是败给了莫天雷,傅天颖输钱的愁云倾刻间消失了她趴在夏唯心面前开心地问着:“也就是说莫天雷不吃你这一口,那说不定他会喜欢我这种类型。”

    “说不准喜欢我这种好不好。”徐兰新不失时机的插言。

    “你们两个人都省省吧,就你们俩那小矮个莫天雷如果看上你恐怕会影响下一代发育。”王媛媛不忘随时打击她们两个人。

    “你那大象胳膊孕妇肚的,还是先减减肥再跟我们争吧。”傅天颖反击起来绝对不会因为对手是同宿舍的好姐妹就下留情。

    “你这是妒忌我身材好,胸部大的人胳膊都是粗的,你见电视上那些胸大胳膊却长得跟筷子一样的女明星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后来整容做出来的。”王媛媛一直以来都为她天生的大美胸感动骄傲,虽然很多时候这丰满的胸部也会为她带来很多的负担。

    “我跟你打赌莫天雷绝对不会喜欢你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傅天颖说。

    “我可以控告你人身攻击。”王媛媛想到自己学得正是法律于是威胁着。

    “顶天颖,加注赌莫天雷正眼都不会瞧你一眼。”徐兰新赌得更狠。

    “那你肯定输惨了我不止会让莫天雷正眼看我还会让他跟我说话。”王媛媛自信满满。

    混乱的战局夏唯心就不想参与其中了她对莫天雷没有兴趣莫天雷也不喜欢她这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