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19:07 | 5289字【收藏本书
    夏唯心今天是第一次看到剧本所以在其他二对先表演的时候夏唯心独自一个人坐在话剧社教室的后排仔细的背诵着台词,小舞台上正在表演的是年过半百的老夫妇哆嗦着相依相伴漫步在清晨的公园小路上,夏唯心不禁被他们的演技吸引一时间忘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末了演出结束的时候还带头站起来鼓掌。

    轮到夏唯心时莫天雷给她开了特权可以带着剧本朗诵,跟夏唯心搭档的男主角据莫天雷说因为临时有事没有办事赶过来参加排练所以由莫天雷暂时代替一下。表演开始就是夏唯心和莫天雷已经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面背对着背互相生着闷气,然后莫天雷先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夏唯心看了看剧本上面的台词噗嗤笑出声来,这写剧本的编剧大人一定是琼瑶阿姨的忠实粉丝吧否则怎么会连写个台词都完全是仿照着琼瑶阿姨的方式让夏唯心只要看到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像剧本上没写说这个地方要做表情微笑!”莫天雷虽然没有直接点名批评但是话里面的意思已经足够让夏唯心明白到自己的失态。

    “不好意思重新来一次吧。”夏唯心紧抿住嘴巴努力让自己不要再笑出来。

    莫天雷酝酿着情绪又把刚才的台词重新写了一遍:“你在想什么?”

    夏唯心先是深厚感情深舒了一口气接着拿起剧本回答说:“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我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想我在想什么。”莫天雷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

    “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是在想你在想什么?”夏唯心又有些忍不住想笑。

    “因为我刚才在想你肯定在想我在想什么。”莫天雷台词接得很顺口脸上的表情也很平淡完全没有受这无理头的台词影响。

    “你又是怎么知道,”夏唯心台词说到一半就不好意思地蹲下来双手捂住脸还不敢笑得太大声怕引起其他人的不满。但是周围已经有质疑的声音发表了意见夏唯心在小舞台上听得非常清楚,“就这样的也敢来演话剧。”“就是说嘛连台词都讲不好。”“真不明白莫天雷是什么眼光放着话剧社现成的人不用非从外面找这样的帮手。”被抱怨了,夏唯心心里觉得挺不舒服的这倒不是为了自己被别人说得不堪一击所以生气而是觉得莫天雷好心好意找自己来帮忙结果却被她搞砸了理得一团糟。

    “我们先排下一场的中年情侣,唯心你第一次参加话剧的排练不适应是正常现象,你先到后排坐着看看其他人怎么表演的吧。”莫天雷对那些女人的抱怨之言充而不闻态度很是温和的对着夏唯心说。

    夏唯心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把双手从脸上移开冲莫天雷笑笑,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剧本低着头又回到话剧社的后排。这次她掏出耳机带在耳朵上让自己与外界隔绝后安静地读起剧本来。第一次通读剧本的时候夏唯心还是觉得那些台词写得既绕嘴又搞笑,夏唯心默默地把手指咬在嘴里面强忍住自己还是想笑的冲动,果然再读第二遍的时候开始慢慢适应台词的内容,然后到第三遍的时候夏唯心已经不需要再借用到手指的帮助。

    突然有人轻轻拍打着夏唯心的肩膀,夏唯心抬起头看到是莫天雷在叫她于是关掉手机里面的音乐把耳机取了下来问:“到我了吗?”

    “准备好了?”莫天雷看上去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反而找了个凳子拉到夏唯心的旁边坐了下来伸手将夏唯心面前的剧本翻动着问:“控制住不会再笑场了吧?”

    “这次你就瞧好吧绝对不会让你那些社员再看笑话。”夏唯心有些赌气的说着。

    “这个我相信。”莫天雷的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那阳光的模样把夏唯心看呆了,如果夏唯心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她第一次看到莫天雷笑。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那么相信你吗?”莫天雷见夏唯心没有回答继续问着。

    “为什么?”夏唯心问这话的时候完全是条件反射顺着莫天雷刚才的诱导在走。

    莫天雷挪开身边往小舞台前指了指原来在上面排练的社员们此刻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夏唯心微愣住不解地看向莫天雷用询问着:“她们都去哪里了?”

    “今天本来也只是初排目的只是为了定定角色让他们顺着剧本走一遍找找感觉,感觉找完了大家就撤了。”莫天雷说得一半是实情还是一半的原因是他担心留在这里的人太多会给夏唯心造成压力。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夏唯心不知道她接下来应该是离开还是继续呆在这里于是迟疑着向莫天雷询问。

    “你的功课还没完成就想要放学了吗?”莫天雷开玩笑地说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着夏唯心的时候莫天雷的心情就会变得莫名的轻松。

    “没有对手没有观众你不会是想让我一个人在小舞台上演独角戏吧。”夏唯心记得莫天雷说过跟她搭戏的男演员有事不能来的所以夏唯心想着最好能够避过这次的排练自己回到宿舍以后慢慢地琢磨。

    “我这个现成的对手摆在你面前你不会是嫌弃吧?”莫天雷夸张地说着脸上还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真不愧是话剧社的社长时刻都不忘演戏,夏唯心拉开凳子站起身来走向小舞台,不就是跟莫天雷对戏嘛夏唯心倒是一点儿也不怯场。莫天雷跟在夏唯心的身后微笑着走到道具长椅上坐好只一秒的工夫已经入了戏。

    没有那么眼睛盯着夏唯心的表演自然许多她刚才实在不是不愿意把话剧表演好,而是编剧写得剧本太有创意,莫天雷曾经说过这是从历届的精典剧本里挑选出来的那肯定有它写得很好的地方,夏唯心只是怀疑编剧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是不是同时在看着琼瑶的电视剧。

    莫天雷身为话剧社的社长向来做得是管理和后勤保障的工作,比如说协调道具服装啦借用学校大舞台啦,莫天雷不参加演出的原因跟尹修文倒有些大同小异都是为了防止成为不二的男主角而害那些学姐们为跟他饰演一对情侣而争个不可开交。这次拜夏唯心所赐莫天雷也算是临时过了过戏瘾。

    “其实你演得很不错表情自然就是情绪还不够投入。”莫天雷在结束排练的时候向夏唯心提出建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唯心之前曾经跟莫天雷吵过几次架的原因,演起吵架的戏份来情绪总是拿捏的恰到好处,但是演起和好后的情侣就不太像是情侣反而更像是兄妹?同学?朋友?莫天雷也说不出是哪种感觉反正不是情侣就对了。

    “美女我就说我们两个很有缘份嘛,我就说我们两个人应该做姐妹嘛。”一个听上去有些熟悉又不怎么熟悉的声音传到夏唯心的耳朵里,夏唯心总觉得这个人应该是跟她在说话可是转了一圈也没见到话剧社里还有其他的人。

    “强强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窝在门口偷看可不好。”倒是莫天雷眼尖的发现了站在话剧社门口的男人笑着上前把话剧社的大门拉得更开了一些说着。

    夏唯心顺着莫天雷行动的方向看去见到的是一个打扮的非常时尚的瘦肉型男生,那张熟悉的脸明确的提醒着夏唯心自己曾经跟他在学校的网吧里面见过。

    “娘娘,”夏唯心硬生生的把最后一个腔字吞回到肚子里面,挥挥手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好,强强是吧,我叫夏唯心。”

    “知道唯心嘛。”强强把夏唯心的姓自动省略掉扭动着屁股走向话剧社左手抬着右手手肘说道:“你们两个人的表演我刚才在门外看了一点儿好像父女两个哦。”强强说起话来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效,引得莫天雷上前就给了他一拳头,当然莫天雷也只是做了个假运动跟强强在开玩笑,否则以强强的小体格怕是一拳头砸下去已经骨折需要送医院就诊了。

    莫天雷跟强强打闹了一阵才想起应该给他们两个人做引见于是介绍道:“强强是话剧社的艺术总监,你看他的形态和穿着就喜欢他对美的追求很苛刻的。”

    “所以唯心我主动要加你当好朋友你应该觉得很荣幸才对。”强强说话的时候语气很认真的样子完全让人感觉不出来他有客气或者开玩笑的成份。

    “不好意思我很少加不认识的人,不过下次我上网的时候会记得把你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夏唯心觉得在西艺大学以后认识的这几个学长都挺有意思的孟飞鸿的搞笑莫天雷的冷酷强强的妩媚尹修文的讨厌!对没错尹修文就是个惹人讨厌的坏家伙。夏唯心自己在一边想得入神完全没有听到强强之后跟她说得话,等到她回过神来强强正翻着剧本跟莫天雷研究要改变什么地方。

    “你们不是要改剧本吧我好不容易背过的台词。”夏唯心哀叫着扑上前见到强强一脸惊讶的看着她而莫天雷则是一副早就习以为常的眼神说着:“我就说唯心天生就有表演天份吧,在飞鸿面前的淑女在我面前的泼妇现在在你面前又是另一种样子。”

    “你说谁是泼妇!”夏唯心被莫天雷的话激到不停地用手指头戳着莫天雷的胳膊追问着,“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我哪里表现的像泼妇。”

    “宝贝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像是泼妇我不喜欢。”强强双手环抱住胸部说着。

    夏唯心马上立正右手打了个敬礼说道:“报告学长我改我一定改。”

    “这样才符合我们形象,”强强说着转头问莫天雷,“他们两个人互相知道彼此之间是搭档的关系吗?”

    “唯心可能还不知道。”莫天雷还没敢跟夏唯心说这件事情,莫天雷一直不知道夏唯心是否已经知道尹修文就是QQ上叫她老婆的那个舞者,如果已经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又还没有处理好那么这台剧很有可能要换人来演。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宝贝?”强强已经把夏唯心的称呼从唯心自动提升为宝贝,强强从来都不喜欢八卦别人的事情但是对于尹修文假期在网上认了个老婆居然不小心是同校大一新生的事情还是略有所耳闻。

    夏唯心呆在他们两个人的旁边完全听不懂他们在交谈着什么,因为隐约听到搭档这个字眼又看到他们两个人的神情有些怪异所以询问着:“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人话题的主角好像是我呢?那我是不是可以参与进来?”

    “我们在说这次话剧莫天雷给你找得搭档的问题。”强强是个直肠子说话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强强的观点很简单有事情就应该早点摊开了讲清楚行就行不行的话就赶紧再想办法,像这样拖来拖去拖到最后再出现什么意外连解决的时间都没有。

    “我知道莫天雷给我找了个搭档啊说是今天有事情所以临时来不了所以就没机会见到,不过没见到也挺好的,否则刚才表演时候的糗样让人家看到说不定就不愿意跟我合作了。”夏唯心一点儿也没往别处想还在那里暗自庆幸着。

    “那天雷有没有告诉你那个搭档是谁?”强强很肯定答案会是否定的。

    夏唯心看看强强又看看莫天雷好奇地问:“听起来好像我认识的样子,到底是谁?”

    “是,”莫天雷把一个是字拖了有二秒钟的时间边说着边看向强强,希望他能够主动接过这个艰巨的任务,但是强强理也不理得将目光转向一边。

    “干嘛吞吞吐吐的?”夏唯心心里有了怀疑。

    “那个人你的确认识下午我去叫你的时候他也在场。”莫天雷说得很含糊他相信聪明如夏唯心一定能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夏唯心只是稍稍回忆当时的情景就已经知道莫天雷指得是谁了,“我拒绝。”夏唯心摆明立场,如果让她跟尹修文搭档演戏的话她只愿意演到吵架结束,后来深情款款的部份杀死她她也没办法对着尹修文做出来。

    “我好像听到有人说拒绝什么的。”说曹操曹操就到尹修文来得正是时候,他本来应该值班到明天早晨的因为学生会明天要举行新一届干事的选拔所以早早跟老板打过招呼离开了,尹修文原本已经回到宿舍见莫天雷还没有回去便跑到话剧社的教室找他。其实尹修文完全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宿舍的床上等着莫天雷回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尹修文突然很想看看夏唯心在话剧社里面表演的样子,谁料到他脚还没踏进话剧社的大门就听到夏唯心说她拒绝跟自己演对手戏这让尹修文的自尊受到小小的打击。

    “如果你刚才没有听清楚的话我很乐意再重复一遍给你听,我拒绝跟你合作。”夏唯心面对尹修文的时候真是丝毫不留情面。

    “可是我拒绝你的拒绝。”尹修文挂着一惯玩世不恭的笑容边说着边来到夏唯心面前。

    “真有意思。”夏唯心看着坐在一边看好事的莫天雷和强强问道:“剧本可以修改吗?可不可以改成这对小情侣争吵过后女的一失手把男的解决了?”

    “我想这样的改动会非常有趣。”强强只是这样说说实际上并没有要动手修改的意思。

    尹修文摊开双手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只要夏唯心敢改他就敢演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尹修文最没有去细想这是为什么因为在他内心的深处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只要能够跟夏唯心在一起演戏剧目是什么样的并不重要,尹修文有点儿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着了。

    “我饿了。”尹修文刻意的想要转换话题。

    “我减肥晚上从来不吃东西的。”强强以他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体重一百零二斤的纸条人身材向大家宣告着他现在正处于减肥期,这话要是从西艺大学的广播里宣扬开来会有一大批的女生会羞愧的吃下不饭吧。

    “你这样还减肥?”夏唯心震惊的差点把眼珠子掉出来。

    “生命在于完美,所以我要随时保持最完美的体形。”强强学得是舞蹈系虽然那里的男生普遍都比一般的男生要纤瘦一些但是像强强这样极度瘦的男生还是比较少见的。

    “好吧我现在也受到的惊吓。”我受到了惊吓这句话原本是小四书中唐宛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后来被徐兰新学会了时不时地就会蹦出这么一句来,如今用在这里夏唯心觉得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一百零二斤连夏唯心这样身高一百七十公分的女生都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标准,夏唯心现在最想要的是赶紧去食堂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要不要化悲愤为食欲跟我们出去大吃一顿?”莫天雷看着夏唯心七秒内转化七种表情的可爱脸庞微笑着询问。

    强强上下打量着夏唯心站起身来掐掐她的小蛮腰说道:“宝贝你是应该多补充些营养胸太小了这要是摸起来手感肯定不好。”

    夏唯心真的没有想到强强说话会这么直白,她偷偷看了看故意把眼神转向旁边的莫天雷和尹修文有些咬牙切齿的冲强强低吼着:“你是想继续躺在我的黑名单里吗?”

    “宝贝我错了,”强强承认错误的态度倒是积极,但是马上又跟着一句话,“这年头爱听实话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这样我很不喜欢。”

    夏唯心决定收回刚才她所说过的话进入西艺大学后认识的这些学长真是太不懂得哄女孩子开心了孟飞鸿的闹莫天雷的木强强的直,夏唯心这次真是受惊吓受得有些过度。(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