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5 19:15 | 6884字【收藏本书
    三年后。

    西艺大学的毕业生典礼上面一位身着黑色学士服的帅气男生来回踱着步焦急的等待着,旁边外貌同样出众的男生安慰他说:“夏唯心答应你会来就一定会来的!”

    “好歹我现在也算是城中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你说说这夏唯心怎么越来越不把我放在心上了?”说这话的正是在焦急等待夏唯心到来的尹修文,而他身旁站着的男生则是莫天雷,莫天雷把手搭在尹修文的肩膀上笑道:“你的确是城中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但是现在夏唯心可是新鲜出炉的最年轻影后。”

    “早知道就不让她跟月姐签约了!”尹修文闷闷地想着,自从签约给月姐后夏唯心就得到经纪公司的重捧,夏唯心自己也争气拍得电视剧每一部都叫好收视率又高,渐渐从女配角演到女主角,从电视剧演到电影,前不久在金鹰节上被观众评为最佳女主角一举成为最年纪的影后。尹修文从三年前接手老爸的公司后一直很忙碌,没想到这夏唯心比他还要忙碌,现在倒好忙碌到连他的毕业典礼都没有时间来参加真是气死人了!

    不远处尹妈妈和尹爸爸并肩坐在西艺大学的花园石凳上乐呵呵地看着气得快要跳脚的尹修文聊起天来,“终于有人能够压制住文儿了。”“是啊那臭小子是遇到克星了,如果我是唯心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出现,急死这个臭小子!”

    夏唯心的确是如同尹爸爸所说的那样直到毕业典礼接近尾声的时候才出现,害得尹修文连代表毕业生致词都差点说错。夏唯心今天有电视剧的拍摄工作,还是提前半个月跟导演告了假才得已调整了拍摄顺序匆匆赶来,她到的时候已经是全体毕业生在照大合照,尹修文看到她的时候忍不住不悦地翻了个白脸没想到闪光灯正好亮起来,相信这将是尹修文有史以来照得难看的照片,不过尹修文也顾不得这些马上冲到夏唯心的面前自己伸手抢过夏唯心抱在怀里的鲜花抱怨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

    “我从横店从大巴车转飞机,下飞机又截了出租车也赶过来的,八个小时的路程你都没有一丝丝关心。”夏唯心嘴上这样说着脸上却挂满了笑容,她伸手帮尹修文整理了一下学士服感叹道,“我这学期又请了好长时间的假,回来上课的时候韩猛肯定要找我麻烦的,真不知道明年能不能顺利毕业,好想穿上学士服戴上学士帽!”

    尹修文二话没说就要把自己的学士服脱下来被夏唯心尖叫着制止了,“你干嘛啊今天是你毕业一会儿还要穿着这衣服跟叔叔阿姨照相呢!”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一定会想办法送到你面前。”尹修文深情地说着,他把手插进口袋那里装着他早就准备好的钻石戒指想要在这样的场合向夏唯心求婚。

    “是夏唯心!”

    “真的是她唉!”

    “她本人比电视上漂亮多了!”

    周围有些来参加毕业生典礼的男女认出夏唯心走过来拿着照相机想要跟夏唯心合照,夏唯心冲着尹修文吐了吐舌头好脾气的摆出POSE任凭旁边站着的人不停更换着。让她去演戏果然是个错误!尹修文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忿忿的想着。

    来参加孟飞鸿毕业典礼的并没有徐兰新这让夏唯心有些意外,毕业了我们分手吧这样的戏码在小说里倒是经常看到,没想到徐兰新居然狠心地用在孟飞鸿的身上。孟飞鸿跟家里的亲戚朋友合照后走过来拍拍尹修文和莫天雷的肩膀,一个大男生说起话来声音竟有些哽咽;“你们以后不要忘记我!”

    伤离别可是离别已经在眼前,说再见虽然再见不会不遥远,夏唯心看着平时跟尹修文交好的同学渐渐围了上来大家抱成一团,心里感慨着这场面必定会让人终生难忘。

    就在别的毕业生要开始找工作头疼的时候,尹修文已经稳稳地坐在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上吹着冷气看着电视机里的一则淋浴露广告,光滑如雪的皮肤如指可破,尽管只是一个侧面尹修文已经很明确的认出广告上这个女明星就是夏唯心,他气得把摇控器砸到电视机上面抓起手机拨打过去,电话响了三十秒后因为无人应签而断掉了,尹修文连续打了五六次始终没有人应答气得他把手机也砸到电视机上面。尹修文从来不会过问夏唯心接了什么戏什么广告,但是很严肃的告诫过她床戏绝对不允许吻戏如非必要最好借位,这几年来夏唯心都乖巧的遵守着,可是偏偏这种裸背的情况尹修文忽略掉了。

    蹲到地上把手机拼接起来还不错就是屏幕有些微小的裂痕,尹修文打了电话给月姐还不错这次有人接了起来,一开口就开玩笑的问道:“没找到夏唯心所以把电话打到我这里了?”

    “月姐唯心人呢?”尹修文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平静。

    “她在里面试戏呢,是国际级的电影厉害吧?”月姐自豪的说着。

    “那你能让她忙完后给我回个电话吗?”尹修文才不在乎什么国际不国际呢?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把夏唯心绑在身边无时无刻都能看到她感受到她。

    “当然,等她试戏回来以后我就让她立刻马上打回给你。”月姐还当是小情侣一刻不见分外想念呢嘴里不断调侃着说,“你要不要来剧组探班?夏唯心的新戏马上要开机了。”

    “新戏?开机?她不是才去试戏?”尹修文不解地反问着。

    “这部戏是年初已经谈好的,现在面试的戏是明年才会开拍的。”月姐耐心的解释着,现在的夏唯心已经是娱乐圈里炙热的当家花旦每天拉到的邀约和剧本像雪花一样络绎不绝,让她这个做经纪人的忙并快乐着。

    她还真是够忙的!尹修文吃醋的想着,月姐的话也就是意味着接下来的这三个月里夏唯心又将在横店度过,尹修文觉得夏唯心可以在那里买幢房子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有尽三百天的时间里夏唯心都是在横店度过的,用韩猛那句话来说就是“夏唯心你现在不是呆在横店,就是在去横店的路上。”当然还有离开横店的路上,最后一句是夏唯心当着韩猛的面自己补充的,她实在不想招惹韩猛但是这学期夏唯心的确像韩猛所预料的那样挂科了!因为夏唯心和韩猛的事情尹修文还特意请了韩猛吃饭,尹修文跟韩猛虽然相差几岁到底家里算是有些交情的,在尹修文的强烈要求下韩猛对夏唯心的态度有所缓和,但也仅仅是有些而已,开始尹修文还在气韩猛小心眼,现在倒希望韩猛能够压制住夏唯心不要再接戏到处跑了。

    十分钟后尹修文没有接到夏唯心的回电反而迎来了客人莫天雷,莫天雷毕业后入职尹家企业成为法律部顾问之一,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到尹修文的办公室乱窜门子,他一推开尹修文办公室的玻璃门就迫不及待的嚷嚷着:“最近有条广告你看没看,夏唯心那曲线真是绝了!”莫天雷报出的产品正是尹修文刚才看的露背广告淋浴露,尹修文阴沉着脸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个后背是夏唯心的?”莫天雷坐下来注意到躺在地上的摇控器吹了声口哨回答说:“你一定是没把广告看完最后有出现夏唯心的名字。”“这个家伙!”尹修文低骂一声抬眼看着莫天雷问道:“现在好像是上班时间。”

    “我好像并没有离开公司。”莫天雷跟尹修文的关系好到完全无视他的不满。

    “那你来找我是要讲私事?”尹修文上下翻动着手机焦急地等待着夏唯心的电话。

    “我是来给你交换消息。”莫天雷注意到尹修文的动作问道:“你在等夏唯心的电话吗?不会是因为广告的原因想要兴师问罪吧?”

    “你如果再提广告信不信我立刻让财务给你结清工资?”尹修文恐吓着。

    “美的事物不都应该分享吗?”莫天雷根本不理会尹修文的恐吓反而乐呵呵地望着尹修文继续说着,“平时只觉得夏唯心长得漂亮没想到这皮肤也好得没话说吹弹可破呀。”

    “莫天雷你要跟我绝交吗?”尹修文眯着眼睛询问着,这种感受真得让人非常不舒服,哪个男人喜欢自己的女朋友被别人看到裸背?

    “好了不说了,夏唯心决定从影的那天你就应该有心理准备了。”莫天雷把手里的文件丢到尹修文的办公桌上面说着,“这是你要的合同范本,我先回去了,那广告真值得我再回味一番。”说完莫天雷飞快地逃离尹修文办公室,还好他跑得快否则背后抛来的文件夹一定会削到他的脑袋上。

    全国有多少人在欣赏着夏唯心的裸背?尹修文看着有道划痕的电视机闷闷地想着。随着夏唯心演艺事业的蒸蒸日上尹修文心里的担忧也日渐增加,以前总听说演艺圈是个大染缸定力不好的人终会被染成五彩六色,尹修文很担心单纯的夏唯心会不会在花花世界里迷失自我。以前的夏唯心不管是接戏接广告都会跟他打声招呼的,后来他太忙她的工作量也渐渐变大,两个人连约会的时间都很难乔到一起就更别说讨论这些东西了。

    等待是最能撕毁人意志的毒药,在漫长的等待后尹修文终于丧失了耐性,他拿起手机拨打了夏唯心的号码,这次很快就有人接了起来。当手机那边真真切切传来夏唯心声音的时候,尹修文暴怒了,“夏唯心我不是说过让你试戏后马上回电话给我的吗?”

    “月姐是跟我说过不过我现在在外面跟导演吃饭,想说等回到酒店再打给你的。”夏唯心心情听上去不错应该是试戏很成功吧,不过尹修文现在已经顾不得思考夏唯心试戏的结果如何,大吼道:“夏唯心你现在心里面到底有没有我?”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工作不顺心吗?”夏唯心小声捂着手机跟导演点头示意不好意思后,慢慢走到包间外面的走道里低声询问着,跟尹修文交往以来夏唯心很少会遇到尹修文发脾气的时候,尤其分贝还这么高。

    “是你不让我顺心!”尹修文平息着自己的怒气问道,“你为什么要接那条广告?”

    “哪条?”夏唯心最近接拍的广告不下六七条她一时摸不准是哪条广告拍摄有问题惹得尹修文这么兴师动众的跟她问罪。

    “淋浴露!”尹修文说出了关键词。

    “我觉得广告创意很好。”夏唯心认真的回答着。

    “可是裸背!”尹修文这么说的时候咬牙切齿。

    “那又怎么样?裸背又不是裸胸。”夏唯心不明白裸背有什么问题,因为尹修文的关系夏唯心在挑选剧本和广告的时候已经非常在意了,不能有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