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拜托,我真的不是小偷!【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6 19:24 | 3460字【收藏本书
    “谢谢。”叶沫沫含着笑意愉快接过了今天的家教费。

    两个小时三百块一星期上两次课。除此之外,叶沫沫还另外兼职了一个家教,也是一个星期两堂课,这些家教费也是她的生活费主要来源。

    一星期中,星期五、六、日三天如果学校里头没有课,她会到“爱苑“孤儿院去当义工。

    她在那个地方长大,有能力回馈时,她是义不容辞的。

    拿着今天的家教费之后,叶沫沫背起已经背了近两年的包包,走出学生家。

    走在昏暗的箱子里头,踩着轻快的脚步,哼着最喜欢的“general comment “轻松愉快的旋律,脸上泛着阳光般的笑容,后脑勺高高素束起的马尾辫,也随着愉快的节奏左右摇摆——

    她一向是个乐观且豁达的人。

    带着愉快的心情、轻松的步伐,叶沫沫很快就要走出巷子,来到等公车的站牌前。在距离巷口不远处,她看到个十分眼熟的小孩子的身影,那小孩正蹲在一部轿车旁,似乎正努力地做些什么——

    叶沫沫觉得那小孩似曾相似,好像……好像是爱苑孤儿院的“问题儿童“陈喜才!

    由于巷子内的光明不明,加上没带隐形眼镜的关系,叶沫沫最终无法确定,蹲在那里的小孩是不是陈喜才,为了进一步确定,她又向前走了数步,皱着眉、眯着眼——

    果然是他!

    汗,他居然动手在拆人家轿车的轮胎呢!

    这“问题儿童“还真是恶性难改!

    小小年纪就这样,长大了还得了。这绝不是叶沫沫能够容忍的,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尽到当姐姐的义务,好好的教训下那小子。

    叶沫沫二话不说,快步走向前去,她得在陈喜才尚未得逞,且无人发现他行窃之前,把轮胎“复原“。

    “陈喜才!你又在这里干什么了?“叶沫沫双手插着腰、不悦地看着他,”姐姐不是一直告诉你,东西不是我们的,就不要拿吗?你就是不听!不要以为我们是孤儿院的,就可以让人家看不起了。“

    “沫沫姐——“陈喜才一回头看到叶沫沫,有些不好意思,他一直都很“喜欢”叶沫沫,被喜欢的人看到自己做坏事,这脸可丢大了!

    “我……我“他头垂得低低的,都不敢看她。

    怎么办,沫沫姐可以全孤儿院中长得最美的女人呢,也是他心仪的对象,陈喜才很久前就发誓过,自己以后娶老婆一定要照着沫沫姐的标准找,一定要温柔又贤惠。

    “为什么又要偷东西?你答应过我要做个乖孩子,听院长的话的!“

    “我……我以后会乖了啦!”

    哎,他还能说什么,难不成和沫沫姐顶嘴,不要啦,这样一来会被判死刑的,本来情况就已经够糟糕的了。

    叶沫沫数落了他一顿,无奈一叹,这才问他:“晚上吃了没?“

    陈喜才双手垂在身侧,摇了摇头。

    “这一百块你拿去买东西吃,然后马上回爱苑,待会儿我会打电话到院里看你回去了没。“她把钱交给他,拍了拍他的头,”答应沫沫姐的事不许再反悔,要不然以后沫沫姐再也不理你了,知道吗?“

    陈喜才收下了钱之后,看了一下地上的螺丝及被拆下的一个轮胎和另一个拆到一半的轮胎,说:“我帮你把这些装回去。”

    “不用了,你早点买了东西,回院里去吧,冯院长会担心的。“叶沫沫微微一笑:”去啊,小心一点啊。“

    陈喜才点了点头向巷子外走,走了几步又回头,“沫沫姐,跟你说,我以后真的会乖得——“

    叶沫沫听完欣慰一笑:“快回去吧——”

    接下来的工作可就令人头大了。

    面对着地上大大小小的螺丝,哪一个该拴在哪一个地方,她哪里知道?加上这巷子里的照明实在是有够差!真奇怪陈喜才怎有办法,把东西拆下来?

    莫非他练了孙悟空的火眼晶晶不成?

    她拿起一个螺丝叹气,刚才应该让他再把这轮胎装上去的!

    现在可好啦!

    叶沫沫正在踌躇不定之际,一个低沉磁性且又阳刚冷硬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小鬼,四个轮胎被你拔掉两个,我还开什么?”

    叶沫沫脑中闪过三个字:死定了!她斜着眼看立在她身后那男子倒映在地上修长的身影——

    “我……不……这轮胎……“她抱起一个轮胎站了起来,才溃堤低着头,这才转过身,”这轮胎……是……是你的……“

    “我知道!“对方的语气透着怒意。

    “但是……这不是我偷的!“叶沫沫忽然想到,她又不是贼,她紧张个什么劲儿啊?既然东西不是她偷得,她可以理直气壮地!她无谓地抬起头,这才发觉,她必须微仰着头,才能和对方说话。

    “我没偷!”

    他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

    “不是你偷得?“对方似笑非笑。”等我把你往警察局里送,就知道是不是你偷的了!“

    啊!?送警察局,不行!到时在不能供出陈喜才的情况之下,那她岂非会留下案底?

    不要啦,她目前还在打工挣钱的阶段,如果留下了案底,以后哪家的家长敢雇佣自己啦!那以后,岂不是会很惨,连生活费和学费一并没有了。

    “这轮胎真的不是我偷的!“

    “我人赃俱获!“对方语气严厉,”轮胎在你手上,这还不足以证明东西是你偷的吗?”

    哼,不要以为你是个女的,我就会放过你。欧阳樊可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人,再说了,他都已经有了未婚妻了!

    而且,未婚妻长得也不错,对了,和眼前这个丫头还有点相似呢,也是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像一汪清泉一样,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你别老是说偷呀偷的好不好?很难听的!“叶沫沫这黑锅可背大了!她咬着指甲,可怜她从小一紧张就有咬指甲的坏习惯,”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但是……这轮胎真的不是我偷的!你不可以把我送警察局!“她把轮胎往他怀里一塞,说:”我要回去了——“

    这个男人真霸道啊,一点儿也不听别人的解释,她不要再和他纠缠下去了,还是快点离开吧,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啊。

    对方以为她想逃,长腿一横,叶沫沫在没防备的情况下,整个身子往前一扑,眼见就要有跌断下巴之势,怎知反而跌进了一温暖的臂弯!

    叶沫沫感觉到一股浓烈的阳刚之气,一颗心忽然不听使唤地狂跳着,脸也羞红了起来——

    “你想逃?没那么容易!”他把她扶正——

    她若是走了,谁来赔偿他的损失?

    欧阳樊刚才从PUB走出来,就看到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小丫头,蹲在他的轿车旁,再仔细一看,那小丫头居然敢动他那台小老婆‘手脚’的主意!

    太无法无天了!

    最可恶的事,在他人赃俱获的同时,她居然还一脸理直气壮地说,轮胎不是她拆下的!不是她偷得,难不成他的车子还有自动换胎的功能?它跟了他近三个月,怎么不知道它还有如此特异功能?

    看那丫头长得一脸挺不错的样子、灵气逼人啊,估计还是个学生妹吧?怎么也当起了小偷?

    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送警察局也成!把你家住址和电话给我,我必须和你父母谈谈,要他们对你多加管束!“刚才说要把她送警察局,其实只是吓吓她的。

    才掉了两个轮胎,就让一个恩德人格烙上了一个永远洗刷不掉的污点,实在没有必要。

    “我没有父母。”

    “没父母?“欧阳樊皱着眉头:”没父母,那有其他家人吧?你的监护人是谁?“

    “我都已经成年了,没有监护人!“她顿了一下,”我是在爱苑孤儿院里长大的,也没有其他家人。你要是不信,我拿身份证……“想了想,身份证没带。啊,有学生证!大学生可以证明她已经成年了吧。”我有学生证给你看。”

    说着就从口袋中摸出了学生证,递给欧阳樊。

    爱苑孤儿院?

    她刚才说她是爱苑孤儿院的!?欧阳樊看了叶沫沫一眼,把她递来的学生证接了过来——

    “叶沫沫?”这名字好熟!

    嗯,让他想想,好像这女孩就是当初他赞助的那一个吧,叫什么沫沫、沫沫的。

    “是啊,我的名字就叫叶沫沫。是爱苑孤儿院的冯院长取得。”叶沫沫笑了笑,她一直很喜欢这个名字。

    欧阳樊在脑海中一直重复的想着叶沫沫这三个字,不久,他终于想了起来,自己为什么对这名字如此熟悉了!

    他把学生证还给她。

    “念的是名校,却当起了小偷,你的行为辜负了不少关心你的人。“欧阳樊话中有话。

    叶沫沫有些不耐烦地翻了翻白眼:“轮胎真的不是我偷的!我叶沫沫不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人!“

    “可是,我看到的却是如此。”

    “好,我告诉你实话,可是你得答应我,不许去找那个小孩的麻烦!“她实在很痛被冤枉的感觉!

    数分钟后,叶沫沫把陈喜才偷车轮,被她正巧遇上……一系列种种种种,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所以——这车轮真的不是我偷的!“末了,叶沫沫又郑重说了一次。

    “希望你没骗我。“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叶沫沫松了口气,”再不走我肯定会赶不上最后一班公交。“

    “你所谓的最后一班公交是几点?“欧阳樊问。

    “九点四十五——“说着她看了看表,”啊!十一点半,天啊,完了,又的花钱打车了!“一趟打车费,够她坐好几趟的公交了呢!

    心疼啊!

    对于一个挣扎在生活费和学费之间的女孩来说,打车真的是太奢侈了!

    “我送你回去吧!”他实在不喜欢女孩子单独一个人打车,尤其是在晚上,太令人担心了。

    既然已经知道那女孩是谁了,欧阳樊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冷冰冰的,他主动提出要送她回去,也算是赞助她同时附带的小小礼物吧。

    “你送我?”她看了一眼地上的轮胎说:“这样还能开吗?”

    欧阳樊微微一笑,“我打电话叫司机开车过来接,再顺道送你一程吧!”

    “这样?好啊!谢谢你了!”叶沫沫看了他一眼,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间这么关心——(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