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6 19:25 | 5271字【收藏本书
    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

    星期一的晚上,上完两堂课之后,叶沫沫便开始收拾起东西打算提前离开。今天是死党邬倩倩的生日,她的早点到礼品店,替她物色一件礼物,免得遭到无妄之灾!

    “喂!今天是我生日哎!”邬倩倩回过头看她,笑咪咪地说:“礼轻情意重,钻石恒久远,一颗就好了。”

    她微笑,分明有点开玩笑的意味。

    “把我买去山区给别人做小老婆也送不起钻石!要金钻没有,要命一条!”叶沫沫背起包包。

    “喂,根据某个可靠消息来源,据说在某天深夜,有个开车名车劳斯莱斯的气派男人,送你回住处哦!”

    “那又怎么样?”叶沫沫一脸无奈,这个女人怎么有理说不清?

    她已经跟她解释过那晚的事了,她还是对那名车的主人兴致勃勃。

    “我只知道他叫欧阳樊,其他一概不知。”

    “欧阳樊?不会吧!”邬倩倩大惊小怪的。

    “干嘛?套出他的名字你就高兴成这样!”真搞不懂这位千金大小姐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

    “他是不是长得很高?嗯……一米八零以上吧?然后很帅!样子有些傲、有点冷?嗯……特征大概是这样没错。”

    叶沫沫笑了出来。

    “你好像在描述通缉犯一样!”接着她说:“我那天没带隐形眼镜,而且巷子里头光线不是很好,我只知道他非常高,至于他的长相嘛……不清楚呢!”

    “你知不知道华宇的企业总裁?”

    “不知道,我只听过华宇企业。”叶沫沫没啥兴趣地说。

    “算了,算了!”我倒忘了你几乎对商业界毫无概念的。更何况去注意第二代企业家的报道,你心里永远只有爱苑孤儿院!

    “停——叶沫沫揉了揉太阳穴:“邬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开门见山地说吧!”

    “那天送你回去的男人,有可能是华宇的新任董事长!喂,他的帅可是出了名的!他还有个美若天仙的未婚妻,只可惜是个瞎子!”邬倩倩把她对欧阳樊所知道的一切全都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那晚算你没眼福,居然没戴眼镜!”

    “感谢老天我没戴——”

    “你说什么?”邬倩倩吐了下舌头。

    说真的,那种又帅又多金的男人,对女人的杀伤力是很大的。像自己这种长相不怎么出众,又没啥特殊才华、特殊背景、特殊……的人,最好吃饱了洗洗赶紧睡!更何况人家还有个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喂,你生日想要我送你什么?”叶沫沫拉着邬倩倩往目标地走去。

    “只要你送的都好!像去年你给我送的那一张素描,我就很喜欢,我哥说那张画比我本人好看得多,他险遭我毒手!”她笑着说。

    其实她一直知道叶沫沫的经济能力有限,因此,只要是她送的东西,哪怕只是一张小卡片,她都相当珍惜。

    “喂,今天把钟天飞一起约出来吧?他最近在忙些什么?好久没看到你们走在一起了,吵架啦?”

    “我们?”叶沫沫大笑:“我们是哥儿们,哪天不吵上几回?他最近忙着联系毕业后的事,哪有时间找我出去抬杠?”她和钟天飞是在一次聚会中认识的,两人都是活动的笑料,一唱一和地把那次不是很熟的聚会搞得爆笑声不断,自此之后钟天飞就经常找她出去聊天,转而被她成功收服到麾下成为很好的朋友。

    她和钟天飞的关系仅止于好友,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成分;钟天飞怎么想她不知道,但是,起码她是这么认为的。

    “沫沫,根据我从人家那里听来的消息,好像不是这样哦!他说钟天飞每次约你,你都不太想出去。”

    “哪有每次?也不过就三、四次吧?”这小子怎么这么没度量啦?才几次不出去就找人告状!“我总有我的事吧?怎么可能每次他一约我,我就有时间?他要找一个能时时刻刻随传随到的人,劝他早些去物色个女朋友比较靠谱!”

    叶沫沫无奈将手一摊,“我这哥们儿肯偶尔陪他到处晃晃,算不错啦!”

    “我猜他……”邬倩倩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下来。

    “你想说什么?”

    “他好像不只是把你当哥儿们。”哎!为什么聪明绝顶的叶沫沫,总是对男女之间的感觉,少了那么一根筋?

    “你不会认为我们是女人帮吧?”

    “沫沫——”邬倩倩严肃了下来,“我看得出来他是喜欢你的。”

    “不会吧?你眼睛有问题!”好烦恼!这问题快点结束吧。正巧叶沫沫瞧见邬倩倩家的司机已经恭候在校门口了,于是她赶架子上架般的催促:“快上车吧,你家司机在原地等你了,校门口不能停车停太久的——”

    说完,她推了邬倩倩一把。

    “沫沫——”邬倩倩有些气恼。为什么她老是不相信她的话?

    “不可能的啦!”她终于把邬倩倩目送上了车,“晚上七点,我们准时七点在老地方见面。”

    “好。”

    看着邬倩倩离去的背影,叶沫沫暂时松了口气——

    她沿着人行道走向地铁站,边走边想着邬倩倩刚才对她所说的话——

    钟天飞喜欢她?

    可能吗?

    可能——见鬼!

    ——

    现在的天气真是越来越不正常了!

    早上还晴空万里、蓝天白云的,怎么才过了午餐时间就天色大变、乌云密布地下起雨来了。雨势大还不要紧,风也大才最要命!

    五点上完了学校的课,走到外头才知道刚才室内所听到,那来自外边可怕的嗡嗡声,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外面的风雨真的大到离谱!

    走到门口,勉强把伞撑开,举步维艰地往前走——

    哎!这种天气别说公交车了,大概连出租也拦不到,要不就是利用这个机会狠狠被宰一笔!

    叶沫沫勉强地走了一段路之后,忽然从后头刮来了一阵大风,她把那十块钱自选的伞很快就随风逝去,握在手中的只剩下一个紧握的伞柄!

    眼见着那伞花随着风雨在前头走走停停,叶沫沫不仅怒吼道:“叛徒,回来!”

    只是,谁理她?

    她望着没几个人的公交站台发愁,看来公交车是刚走了,沿途走来都是站在站台上等出租车的人,要论到她只怕已经半夜时分了!

    她很认命地沿着边沿走,努力一点的话半个多小时总会到老地方吧?不过,得先打个电话告诉邬倩倩,她要先回家换套衣服,才能去为她庆生,可能会迟一些才到!

    打完电话之后,她才安心地慢慢走着——

    回家的路必须通过一个满是办公大楼,世界五百强云集的商业区——

    叶沫沫一直都是低着头走路,骤然而至的大雨,已经在人行道上积了一滩水,雨落在水中,泛起一圈圈好看的涟漪,而叶沫沫此刻脸上也满是雨水,一束原本俏丽的马尾全贴到脖子上了,样子颇为狼狈。

    “还习惯吗?感觉有没有比光看电视要来的开心!”

    一个有点耳熟、语带讽刺地声音传来,叶沫沫抬起头来,一个身材高挑健硕的男人,态度优闲地倚在一旁,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那声音好熟,那身形也——

    “是你!”叶沫沫忽然叫了起来:“你是不是欧阳樊先生?”

    欧阳樊淡淡一笑,算作回应:“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沫沫笑了,“公交等不到,出租车又不好拦,索性就走路回家啦。”她今天戴了眼镜了,原来欧阳樊真的如同邬倩倩说的一样,真的很好看呐!叶沫沫不知不觉地红了脸:“你……你在这里上班吗?”

    “是啊!”当他看到她全身湿透,脸上不断有雨水滑落,心中忽然起了一阵莫名的怜惜。“到我办公室喝杯热咖啡,换套干衣服吧,你再这样下去会感到的。”

    他听似询问的语气,却透着一种不容反对的坚持。

    “我看——”她想说不用了,还没说出口,欧阳樊忽然走向一部停在大楼外的车子,那部车好像就是那天欧阳樊送她回住处时,他家司机开的那部。

    欧阳樊对司机不知说了些什么,忽然回头打量了她一下,又回过头去。待他走回来时,司机就把车子开走了。

    “走吧!”他领着她走进大楼。

    “欧……欧阳先生,我看不用了,我——”

    “你如果认为这样冒雨回去,然后发个烧、生个病会比较舒服,那也由你。”他看了叶沫沫一眼,径自往里头走。

    以往面对这么霸道的人,以叶沫沫的个性,一定会反唇相讥,可是这回她一句话也没说,竟乖乖地跟在他后头——

    进了电梯后,叶沫沫身上的雨水,一滴紧接着一滴地落在电梯里头,不久她所站的地方已经积了一滩水渍,看起来是如此的突兀与刺眼。

    “电梯……被弄湿了。”她有些不好意思。

    “有人会擦干。”他看她脸上仍有雨水,递了条手帕给她,“把脸先擦干。”

    “谢谢。”她接过了手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心想,这电梯怎么这么慢?

    和他一起关在这狭小的空间,视线不知该摆在哪儿;把眼睛放在别处,又觉得不礼貌,可是如果对上了欧阳樊的眼睛,又会造成心跳加速——

    这种不自在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正当叶沫沫紧张到又要咬指甲之际,电梯忽然咚了一声,门开了。

    欧阳樊领着她来到一个充满阳刚味的地方,他先走到里面,把灯打开,里头的装潢几乎都是以优雅的咖啡色系为主调——

    这个空间颇为宽敞,有沙发椅、酒柜、衣橱、书架……另外里头还有一道门,想必是他口中的卫浴设备吧!

    叶沫沫看傻了眼,这里是办公室?

    不会吧!

    “进来啊,站在外面当waiter吗?”欧阳樊把灯打开后,回头看叶沫沫仍呆呆杵在外面。

    “你把干毛巾先扔给我,我在外头把身上的水稍稍弄干点再进去。”她细心地看见地上铺着毛毯,要是这样走进去只怕那一大片毛毯就都要报销了。

    “进来吧,这里头弄脏了,自然有保洁阿姨会收拾,这么冷的天气,等你在外面擦干,大概也感冒了。”欧阳樊指着里头那扇门说:“到里面去换洗一下。”

    换洗!?

    叶沫沫愕然,俏脸微红,呐呐地说:“我……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说完她偷瞄了他一眼,心中嘀咕:该不会要我穿他的衬衫——一件刚好可以罩到膝盖的吧?

    “我已经叫司机帮你去买换洗的衣物了。”欧阳樊看她一直站在原地,又好气又好笑,“你现在可以放心的到里面,把身上的湿一副换下来了吗?”

    叶沫沫顿时梦如初醒:“噢——”

    她匆忙地往浴室里冲,根本没有勇气看那毛毯,被她沾了些许泥泞的脚底给烙下的一步一脚印。

    到了浴室后放了热水,这才开始换衣服,正当她沉醉在热水淋浴的快感中,门外传来了叩门声,随后欧阳樊开口:“你换洗的衣服我放在外头,你打开门缝就拿得到了。”

    光子身子打开门?

    不!万一给看个正着……虽然说欧阳樊表面上看起来不像是个会偷窥人的变态……唔……可是变态脸上也不会写着我是变态!

    还是小心点为妙!

    于是她把地上的湿衣服又重新穿好,这才将门打开一个很小的缝隙,以最快的速度,取走衣物,然后迅速又紧锁上门。

    拿到衣服时,叶沫沫一张脸红的比苹果有过之而无不及!

    全新的换洗衣服中,出了一套休闲服外,还有一套全白的贴身衣物,全部的尺寸都是S!

    他怎么知道她是穿的S?

    难道刚才他在楼下和司机交谈时,忽然回头打量她,就是在目测她的尺寸?

    想到这里,叶沫沫不得不感叹一句,尼玛,测的还真准!

    她顺便看了一下自己不怎么有看头的身材,哎——

    ……

    “着咖啡真好喝!”叶沫沫把头发吹干后,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欧阳樊倒了杯热咖啡给她驱驱寒气。

    洗完澡后,一身干爽,真的好舒服。

    “这种天气你怎么没呆在家里?学校这种天气还上课?”欧阳樊问完了自己想知道的,轻饮了口桌上的咖啡。

    “我到学生家上家教。”她笑一笑,“星期一到星期四我都兼职了份家教,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我上完那天的课,正要回家的时候。”

    “一个星期四天,不累?现如今生活多彩多姿,你该好好去享受的,一晃眼四年很快就过去了。”他也有过那种经验,知道大学生活的美好,家教占去你四天的课余时间,另外三天,出了学校的课程之外,你在做什么?“

    “另外三天的休闲时间,我通常回会到爱苑孤儿院去看小朋友们,要不就是和朋友出去玩,或者到外头去素描写生。“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欧阳樊对她的生活如此有兴趣,但是,不得不承认,受人重视的感觉是很好的!“那你呢?你一定是个大忙人吧?有休息的时间吗?“

    “也有,不过少得可怜。“对于他来说那些应酬式的和客户在球场上挥杆、骑马……他不愿多谈。”你刚才提到素描写生,你通常会画些什么?你曾学过吗?“

    “我什么都画,不过以人物为主。“一提到画画,叶沫沫开始笑的好有自信!”我没正式学过画,可是我们院长是个中高手,她见我喜欢涂鸦,从小就经常指导我画图,久而久之就会了。”

    欧阳樊看着叶沫沫灿烂如太阳的笑容,嘴角也不知不觉地跟着微扬了起来。

    他倒还忘了,爱苑孤儿院的冯院长可是个画画高手——

    看来,叶沫沫可是她用心培育出来的呀!

    “我记得那晚你拿给我看的学生证是大四,距离毕业只剩下几个月,你有什么打算?想考研究生当圣斗士吗?“

    “不,我要就业了。“

    “为什么?“是担心费用的问题吗?欧阳樊心想。

    叶沫沫微微一笑:“因为当社会的新鲜人,比当研究所新鲜人,更吸引我啊!“她满足一笑:”你不知道,我能够当了这么多年的学生,已经很满足了!“

    “你是个很容易快乐和满足的人!“他可以感觉得出来,与她说话看来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起码她能够调动起他快乐的心情,使他的情绪随着她满足、快乐。

    “难过也是一天,开心也是一天,与其老是哭丧着脸,不如给这世界多一些笑容。“

    “这是你的人生哲学吗?“他很好奇。

    “不,我是这么过日子的。“她笑着说。

    很特别的女孩子,欧阳樊开始有些欣赏她了,目前看来,他是资助对了人——

    “喝完咖啡,一起去吃个饭吧?“品味着她的生活法则,欧阳樊忽然想多些时间来了解她。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欧阳樊这话倒提醒了叶沫沫,她看了一下手上的表:“糟了,我得赶去与朋友相约的地方,今天是她生日,再不去的话她可要生气了。“她看着欧阳樊,诚挚邀请道,”要不你也一起去吧,多一个人替她庆生,她会很开心的!“

    了解他的不快乐,她开始力邀他参加。

    “不了,既然你有约会,咱们这就下楼吧!“

    “欧阳先生——“她忽然叫他。

    “嗯?“

    “呃……谢谢你……“她笑着道谢:”谢谢你送的衣服……还有好喝的咖啡……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别客气,有空……“似是想起了什么,他顿了一下,”欢迎你再来找我。“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期待很快能够再见到她。

    “我——还可以再来吗?“叶沫沫有些不敢相信!心中开心得很!

    “当然。”

    “先谢啦!”

    ……(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