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想要解脱【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8 15:31 | 4076字【收藏本书
    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夏威夷回到了公寓。

    点燃一支烟,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知道天黑。

    随着吱的一声开门声,陈长明回来了。下意识的把脱下来的外套往外递,却发现身边没有那张妖娆的笑脸。

    来到客厅,陈长明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餐桌,却发现空荡荡的没有了那热腾腾的饭菜。

    “小妖精,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出名了高兴地?”

    看着不停抽烟的夏威夷,陈长明调侃道。

    “陈长明,游戏我玩不下去了。”一口烟圈,吐出一句话。

    “什么游戏。”

    “哈哈,报复你的游戏啊。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样子。你难道不知道如今媒体的八卦程度吗?为什么要把我的情况告诉媒体,你让我怎么办?让我的宝贝怎么办?陈长明,我恨你,真的恨你。可是,我已经没有能力去恨了。我累了,你的情人,爱谁谁做吧。我只求你,让我跟宝贝安静的生活。”说完,夏威夷已是泪流满意。

    “报复我,你有什么权利来报复我。你以为你是谁啊。”看着泪流满面的夏威夷,陈长明心里一阵堵得慌。可是,这个死女人对自己的奉承竟然只是一场报复,这样自己情何以堪,自己的尊严往哪里放!

    越想怒火越大,狠狠得捏住夏威夷的下巴,“怎么,小贱人,你说离开就离开吗?一年的情人,这才过来一个多月。你逃不掉的。”

    “想要报复我是吗?那我让你查查报复的滋味是什么?”

    说完,拽住夏威夷的衣服,将瘫软的夏威夷拖入卧室。

    “报复是吗?你报复给我看看啊,贱人。”

    刺啦一声,夏威夷的短裙被扯破。

    “陈长明,你没觉得你很悲哀吗?活该景儿不要你。”

    听到景儿俩字,进入夏威夷下体的手下意识的停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景儿的,你到底是谁?该死,谁说景儿不要我了,谁说的,嗯?”t

    如同一只愤怒的老虎,陈长明彻底恼怒,甩了夏威夷两巴掌。

    “陈长明,我恨你。”摸着疼痛的脸颊,愤怒的双眼好像要把陈长明给活生生的吞进肚子里。

    “哈哈,你有资格恨我吗?你只是我的情人而已,情人是什么懂吗?”

    说完,陈长明狠狠地插入了夏威夷。

    一夜,夏威夷不知道被折磨了多少次。只记得,下体时不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陈长明,我,夏威夷,记住了。

    三年的恨,在这样一个夜晚彻底爆发一点点的腐蚀着夏威夷的心。

    想要平淡的生活,似乎不太可能了哦。

    宝贝,等着妈咪,等妈咪报仇后再去找你。

    到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夏威夷终是没有彻底放开仇恨。抛开自己的尊严,忍受着陈长明无休止的折磨。

    当然,不想出名的她,也因为尚坊恋的广告而火了起来,风头直逼宁欣欣。

    在媒体面前,她是一个漂亮时尚的明星,时尚的穿着,漂亮的脸蛋,所到之处无一不引起轰动。风光无比的她,却在漫长的深夜中,忍受着陈长明无休止的折磨。

    2012尚坊恋夏装新品发布会

    “各位媒体记者,下面有请,我们的品牌代言人夏威夷小姐出场。”主持人介绍道。

    听见夏威夷三个字,现场响起一片尖叫声。

    直接帷幕后面,夏威夷慢慢的走来,优雅的步伐与时尚的穿着,真真正正是娱乐界一大妖孽。

    “夏小姐您好,见到你本人真的好开心。你可以说一下你接下来的打算吗?”

    “打算是吗?托陈总的福,我才有幸当得女主角,然后得到各位媒体的认可。打算嘛,当然也得看陈总的安排,我一切都听他的。”说完,夏威夷暧昧的笑了起来。

    “那可以问一下夏小姐,你跟陈总是在交往吗?”

    “这个嘛,你猜。”说完调皮的笑了笑。

    听到夏威夷的回答,现场媒体一副大家了解的表情。

    “夏小姐,你能跟我说一下你们是怎么交往的吗?”

    “夏小姐,听说你有个孩子,请问是陈总的吗?”

    “夏小姐,对于陈总的女朋友宁馨,你怎么看待?”

    ……

    好好的一场新品发布会愣是搞成了夏威夷的八卦秀。

    在后台听到记者们八卦的问题,陈长明握紧了拳头,这该死的贱女人,非得搞得乱起八糟才舒服。

    “各位媒体朋友,不好意思,我有点累,回后台休息了。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问陈总哦。”朝台下抛了一个媚眼,夏威夷回了后台。

    看到媒体们兴奋的样子,夏威夷也跟着高兴不已。

    陈长明,咱俩试试谁更厉害。

    想必,明天各大媒体的头条都是陈长明跟自己的绯闻了。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夏威夷,加油!暗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既然无法逃开,那就斗下去吧。

    反正,自己已然无法分清对错。

    “喂,是陈总吗?我是王哥,今晚有事没?咱一起聚一下啊。”听到王哥的声音,陈长明眉头皱了皱。

    “今晚没时间。”

    “真的没时间吗?陈总啊,你们广告女主角是夏威夷吧,你不是说她只是你的情人吗?如果我说出去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呢?我可没忘记她双手那白嫩的感觉哦。”

    愤怒的挂上电话,威胁我是吗?威胁我的人还没出现呢。该死的女人,完全就是一个闯祸精。

    犹豫了好久,终于抓起手机,拨打了出去,“王哥是吗?今晚凡圣酒店不见不散,我已经订好了座位。”

    只听见电话那头王哥小人版的大笑,“哈哈,好啊,不过,陈总啊,别忘了把夏威夷这个小妖精的带上哦。”

    听到王哥猥琐的语气,陈长明恨不得把手机给摔了。

    “小妖精,下班后来我办公室。”挂上电话,陈长明起身,一拳打在了墙上,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快。

    凡圣酒店包间

    只见听推门声,王哥进来,“哎呦,小夏啊,好久不见,可想死王哥了。”

    进门后,王哥直接做到了夏威夷的身边,色迷迷的盯着夏威夷。

    “陈总,这是?”夏威夷抬头朝陈长明望去。

    “小夏,怎么不理我呢?王哥看到你都成大明星了,特意叫上陈总来目睹一下大明星的风采啊。”

    听着王哥那不怀好意的说话,夏威夷有股捏死陈长明的冲动。

    “怎么,陈总,你这是,想把人家送人吗?”推开王哥想要伸到自己身上的手,起身搂着陈长明的脖子,在耳边轻轻说道,“既然这样,那我是不是应该满足你的想法呢?”

    没有等陈长明说什么,夏威夷直接赌气走到王哥身边。

    “王哥,今天怎么想起我来了呢?”

    听到夏威夷与自己说话,王哥兴奋的酒都差点喷出来。

    “小夏,你现在是越来越漂亮了呢。”

    “王哥过奖了。”

    ……

    听着夏威夷与王哥你来我往的敬酒。

    陈长明的怒火越来越旺,如果不是因为王哥的威胁,自己怎么能把她给带过来,该死的妖精,亏自己还在想怎么让她安全离开。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看着已经醉醺醺的王哥。夏威夷厌恶的扭过头去。

    “陈总,嗝,今晚,我太开心了。嗝,你看,今晚我能把小夏带走 嗝 带走不?”大醉特醉的王哥不怀好意的向陈长明询问。

    听到这个,陈长明的脸越来越冷。

    王哥走到陈长明面前在其耳边喃喃说道,“嘿嘿,陈总,今晚如果我不把夏威夷带走,明天各大报纸与网络就是小夏的负面新闻了哦。”

    没等陈长明说话,王哥拉起夏威夷的小手,打算离开酒店。

    “陈总,你就这么把我给送出去了吗?我满足你的愿望。”抛下这句话,跟随着王哥离开了酒店。

    看着走出去的俩人,陈长明愤怒的起身,一脚把桌子给踹了出去。

    愤怒的踢开家门,倒在床上蒙头想要睡觉。

    奈何越想越气,夏威夷,你到底何德何能至于我这么生气。

    难道我喜欢上她了?不可能啊,这个肯定不可能,她只是我的情人,供我玩乐的工具而已。

    该死的女人,跟别的男人走就这么开心?

    该死,该死,该死。

    不管了,不是喜欢跟别的男人上床吗?我满足你。

    不行,万一俩人真发生关系怎么办?我可不要别人穿过的破鞋。

    麻烦的女人,陈长明从床上爬起来,快速的穿好衣服,开车去了王哥家里。

    夏威夷被王哥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四星级酒店。

    看着王哥那猥琐的嘴脸,夏威夷就一阵恶寒。

    “小美人,今晚你就是我的了,我会好好疼你的。”房间的钥匙打开后,王哥就迫不及待的抱住夏威夷,那张带有口臭的嘴就想贴到夏威夷的嘴唇上。

    挣脱开王哥的怀抱,“王总,你喝醉了,我给你倒杯水去。”

    “对了,王总,看你喝的满身酒味,先去洗澡,我在这里等你哦。”

    听到夏威夷甜腻的嗓子,王哥的魂儿都丢了,直接跑到浴室洗澡去了。

    “去死吧。去死吧。陈长明,我就这么不值钱,就这么把我给了别的男人。”那好自己的东西,夏威夷逃离了酒店。

    此刻,已经凌晨1点,大街上冷冷清清。

    夏威夷脱下高跟鞋,赤脚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低头看了一眼现在的穿着,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时间真他妈的狠,才三年时间,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

    虽然已经立夏,但是春天的凉气在深夜里也会偷偷冒出来,侵袭着自己单薄的衣服。

    有点冷,这个点儿了。

    自己能去哪里呢?

    只见马路对面来了一辆出租车,夏威夷招手拦住回到了自己家中。

    由于好久没有回来,家中家具以及落满薄薄的灰层。

    看着房间里宝贝的相片,那灿烂的笑容侵蚀着夏威夷那颗已经麻木的心。

    “宝贝,妈咪累了,真的好累。”

    把相册紧紧贴在胸口,豆大的眼泪一滴滴的落下。

    “宝贝,今晚,你的爹地把妈咪送给了一个猥琐的男人。他怎么可以这样,难道我还不如一个玩具吗?宝贝,妈咪真的好累,如果没有爹地,你会不会怪妈咪呢。”

    一滴滴眼泪在寂静的深夜落下,此刻,屋里只有一个母亲,一个想念自己孩子的母亲。

    一夜,寂静的过去。

    早晨醒来,夏威夷去小卖部买了今天的报纸,报纸上,头条都是自己与陈长明的绯闻爆料。

    坐在沙发上,看着一张张写的天花乱坠的报纸,夏威夷笑了,或许,如果这是真的该有多好,可是,只是一些无中生有的报道,可惜,自己只是他的一个玩具。甚至,连玩具都不算。

    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夏威夷拨打了出去。

    “珊珊,我是夏威夷。我想让你做我的经纪人,我加入你的公司。”

    “真的吗?我没听错吧。我没在做梦吧。”

    “怎么样,做不做,不做我找别人了。”

    “姐,别别别,我马上跟领导汇报去。等我十分钟哦。”

    “不用了,现在我去你们公司一趟,亲自说一下吧。”挂上电话,夏威夷戴好墨镜,压低帽檐,出门了。

    鹤落影视演艺公司

    “哎,你真的要加入我们公司。”会客厅,珊珊不可思议的问道。

    “白痴,这个还有假吗?”

    “我跟领导汇报后,他高兴地不得了。说让我满足你的一切条件呢。”

    “我没有什么条件,唯一的条件就是,今天我就要签约。”

    “这么急?”珊珊看了看夏威夷的脸色,感觉夏威夷肯定发生了什么。

    “签不签,不签我找其他公司去了。”说完夏威夷起身要离开。

    “哎,姐,别呀。我马上去拟合同去。”

    珊珊一溜烟小跑儿离开,无人的会议室,夏威夷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自从自己第一次被陈长明夺得,结果反被侮辱后,夏威夷就学回来抽烟。虽然第一支烟让自己呛的眼泪直流,可是,也只有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才会让自己时刻记住陈长明带给自己的耻辱。

    一来而去,很快,夏威夷成为了鹤落的一员。

    拿着签好的合同,夏威夷起身朝公寓走去。(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