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海外重逢【收藏本书

发布::2016/06/28 16:13 | 5615字【收藏本书
    夏威夷正在家里做午饭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夏威夷停下手中的活,又仔细听了听,确认是自己家的门铃在响没错,才疑惑地朝着大门走去。

    宝贝在上学,陆炳华这个星期去欧洲了,得明天才能回来,而在美国,自己一直都是深居简出,并没有其他朋友,那么这个时候会是谁呢?夏威夷边想边打开了。

    当夏威夷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了,马上就想把门关上,却还是慢了一步,门外的人早就在夏威夷打开门的那一刻就窜进了屋内。

    “夷夷,关门做什么嘛!”陈长明看到夏威夷准备关门,庆幸着自己手脚快,不然就要被关在门外了。

    “这里不欢迎你,你滚!”夏威夷看到陈长明,又生气又激动。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都逃到美国了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呢!

    “夷夷,别这样嘛……人家特意过来看你的……”陈长明已经决定将无赖和恶心进行到底了,拉着夏威夷的衣袖撒娇。

    “你恶不恶心!”夏威夷看着陈长明耍无赖的样子,有点无可奈何。

    “夷夷……”陈长明继续恶心着夏威夷。

    “别这样叫行不行,你这样叫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那叫夏夏!夏夏,我可想你了……”陈长明继续耍无赖。

    “够了!陈长明,我不知道你在发什么疯,但是我请求你,我求你,你发疯去别处发,你别来打扰我的生活好吗?你在中国,我就逃到美国,你为什么还要跑到这里来?你凭什么这么欺负我!”说着说着,夏威夷就哭了起来,哭得撕心裂肺,似乎要把内心所有的委屈都一起哭出来。

    “夏……夏威夷你别哭啊,你别哭好不好,我没发疯,我想你,我真的想你,我每天都在想你和宝贝,还要爸,爸也很想你们,我这次来,就是想和你们团聚,我们……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说完,陈长明便把夏威夷拥入怀中。

    “你走开!你别碰我!”夏威夷一把推开陈长明。

    “夏威夷你别这样好不好,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我改,我真的会改,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陈长明继续耐心地说道。

    “你走吧,我好累。”夏威夷却不想再听陈长明继续说下去了。

    陈长明看着夏威夷冷漠的模样,心中一阵抽痛,但又想,自己以前做了那么多错事,怎么可能让夏威夷一下子就原谅自己呢,这事得慢慢来,便说:“那好吧,你好好休息,对不起。我改天再来……”说完便耸拉着脑袋走出了屋子。

    夏威夷抬起头看着陈长明远去的背影,只觉得心里好痛好痛。

    陆炳华一接到夏威夷的电话,听到夏威夷在电话那头痛苦不已,就直接从会场走了出去,交待了助理一些事情,便径直回到酒店拿了行李一个人坐了最快的一班飞机飞回了美国。

    陆炳华赶到夏威夷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夏威夷给陆炳华开门的时候,陆炳华清晰地看到夏威夷红肿的双眼,心疼极了,轻轻地把夏威夷拥入怀中。夏威夷不知道在想什么,所以也并没有推开陆炳华。

    即便已经深夜了,天空还是有些许微光,月亮只有一个浅浅的月牙儿,星星遍布了整片星空。这样的晚上总是时不时会有一阵凉风,吹得花园里的花草也时不时摇摆几下。

    “进屋吧,外面凉。”不知过了多久,陆炳华还是打破了这片沉寂。

    “恩。”夏威夷静静地走回了屋。

    “夏,到底怎么了?”屋内的灯光很亮,让夏威夷那双红肿的双眼更加明显了。陆炳华心中又是一阵心疼。

    “炳华,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这么大老远跑回来,可是我怕……”

    “夏,跟我还这么客气做什么,告诉我,怎么了?”

    “炳华,他来了……他来了!”

    “他?他是谁?”陆炳华有种不好的预感。

    “陈长明。”夏威夷努力平复心情,才说出了这个名字。

    “就是宝贝的爸爸?”

    “恩。”

    “他来做什么?”

    “我就是不知道,才这么害怕。炳华,我真的好害怕……”

    “夏,别怕,这几天我就呆在这里陪着你和宝贝,宝贝请几天假,先不去上学了,我觉得他如果是专门来找你们的,那么他这几天肯定还会再来,如果不是来找你们的,那我们就更不用担心了。”

    “恩,好。”

    “好了,夏,你累了,快去休息吧。”

    “恩。”夏威夷看着陆炳华,内心安定了不少,“炳华,谢谢你。”

    “夏,跟我不用这么客气。”

    夏威夷冲着陆炳华笑了笑,并上了楼。

    陆炳华看着夏威夷离开的方向,也笑了笑。

    “宝贝,今天我们不去上学了。”夏威夷做好早餐出来的时候,看到宝贝正在整理书包。

    “为什么?”宝贝歪着头天真地问夏威夷。

    “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让你休息几天还不好啊……”夏威夷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宝贝,只能敷衍道。

    “可是我们老师今天要带我们去公园……”宝贝似乎有点不乐意。

    “去什么公园啊?叔叔和妈妈今天带宝贝去游乐园好不好啊?”陆炳华从洗漱间走出来,笑着说。

    “真的吗妈妈?”宝贝一下子充满了期待。

    “是是是!就知道玩……”夏威夷嗔怪道。

    “呵呵,小孩子嘛!”陆炳华笑道。

    “好了,宝贝快去洗手,然后我们一起吃早餐了。”

    “好的!”想到要去游乐园,宝贝的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这孩子!”夏威夷无奈地对着陆炳华说道。

    陆炳华爽朗地大笑起来。

    吃完早餐,收拾好餐桌,陆炳华就准备呆夏威夷和宝贝出发了。

    “叔叔,能不能等我一下下?”宝贝不好意思地说。

    “这孩子,都要出发了,你还打算干嘛?”夏威夷嗔怪道。

    “叔叔,我想换件漂亮的衣服……”宝贝拉着陆炳华的手,撒娇道。

    “哈哈,原来我们的宝贝是想漂亮啊!没问题,去吧!”

    “叔叔你太好了,我爱你!”说完就跑上来楼,还不忘回头强调,“一定要等我哦!”

    “真是的,小小年纪就学会臭美了!”夏威夷看着宝贝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哈哈,小孩子嘛!”

    “呵呵……”

    “叮咚——叮咚——”就在夏威夷和陆炳华坐在客厅里等宝贝换衣服的时候,门铃却又响了。

    “炳华,炳华,怎么办?怎么办!肯定是他又来了!”夏威夷一听到门铃响,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恐。

    “别怕,夏,有我在呢!”陆炳华一脸的镇定,安抚着夏威夷。

    “炳华……”

    “别怕!”

    夏威夷看着一脸沉着的陆炳华,心中安定了不少。

    陆炳华起身去开门,夏威夷跟着陆炳华身后。打开门,首先却是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出现在门口,然后从玫瑰花后面冒出一个帅气的人头,果然是陈长明。

    “夷夷,我又来看你啦!想我了没?”陈长明嬉皮笑脸地说道。

    “你好,是陈长明先生吗?你好!”陆炳华不动声色地向陈长明打着招呼。

    陈长明看到夏威夷躲在一个男人身后,心里就不高兴了,要知道,夏威夷可是他陈长明的女人啊!

    “你是谁!”

    “你好,我叫陆炳华,是夏的朋友。”

    “朋友?朋友你们住在一起!”陈长明看到陆炳华和夏威夷一起走出来,而自己这个正牌老公却还要按门铃,心里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陈长明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夏威夷听到陈长明难听的话,生气地说。

    “夏威夷,跟我走。”陈长明不再看陆炳华,只是静静地看着夏威夷。

    夏威夷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认真的陈长明,感觉陈长明好像和从前有什么不同了,但转念一想,这个男人,最擅长的就是骗女人,自己千万不能被他的表面蒙蔽了:“要走你走,我凭什么跟你走?”

    “凭你是我的女人!”

    “你混蛋!”

    “夏,混蛋现在知道自己错了,你就真的不愿意给一次机会吗?”

    “对不起,陈长明先生,我想夏之前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了。”陆炳华挪了挪身体,恰好挡住了陈长明看向夏威夷的目光。

    “你算那根葱!我们的事轮得到你管吗!给我滚开!”

    “我是夏威夷的未婚夫,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请你离开。”

    什么?陆炳华……他是夏威夷的未婚夫……陈长明觉得自己的世界在轰然倒塌,却还是推开陆炳华,看着夏威夷的眼睛问:“是不是?”

    夏威夷没有看陈长明,只是把眼睛转向了别处。

    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夏威夷……夏威夷她要嫁给别人了。陈长明觉得脑子里天旋地转,再也没有看夏威夷一眼,踉踉跄跄地离开了。

    夏威夷站在原地看着陈长明头也不回地走了,心里既是不舍又是难过。

    “炳华,谢谢你。另外对不起,让你被误会了……”

    “夏,我说过跟我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客气。另外你的对不起我不接受,因为我刚才说的话是我的真心话。夏,嫁给我好吗?让我照顾你和宝贝,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受一点点伤害。夏,借给我。”陈长明握住夏威夷的双手,认真地说道。

    “炳华,我……”

    “妈妈,你答应炳华叔叔好不好?”宝贝这时换好衣服出来了,正好看到陆炳华在向夏威夷求婚。

    “夏,答应我吧,你看,宝贝也愿意,你就嫁给我吧!”

    夏威夷看着眼前认真的陆炳华,再看看身边一脸期待的宝贝,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陆炳华想要大办一场婚礼,可是夏威夷却拒绝了,夏威夷只想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就可以了,最终陆炳华拗不过夏威夷,只得妥协,但是婚纱照却还是要照的。

    原本这一天早上陆炳华是要来接夏威夷的,但是公司却临时有非常紧急的事情,所以夏威夷要陆炳华先去处理公司的事情,自己先去影楼选好婚纱,等陆炳华到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开始照相了。

    陆炳华定的影楼是当地最有名的一家,而且今天陆炳华特别交待,只有他们一对新人去拍照。夏威夷吃过早餐就出门了,到影楼的时候,影楼才开门不久。

    工作人员都还在做准备工作,所以夏威夷示意他们可以先去忙自己的,自己可以一个人慢慢选衣服。

    夏威夷穿梭在一排又一排婚纱里面,有点恍惚。真的要嫁给陆炳华了吗?自己真的爱陆炳华的吗?是的,肯定是爱的。自己最难过,最害怕的时候,陆炳华都会陪在自己身边,那么,自己肯定是爱陆炳华的。可是,为什么看到这些婚纱,自己脑海中想到的却是陈长明呢?不行!不准想那个人!陈长明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陆炳华才是自己的真爱!夏威夷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自己的。可是,这个世界上,人可以欺骗其他所有人,却唯独骗不了自己的心。最终,夏威夷从婚纱店走了出来,不顾店员的询问,离开了影楼。

    陆炳华处理完公司事务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影楼,满心的欢喜,以为自己美丽钟爱的新娘肯定穿着最美的婚纱在影楼等待自己,然而到了影楼之后却被告知新娘早已经独自离开。陆炳华的第一反应就是陈长明又来骚扰夏威夷了,心中懊恼自己不该让夏威夷独自一个人来的,于是马上拨通了夏威夷的电话。

    “喂?”夏威夷很快便接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天夏威夷正常的声音,陆炳华放心了不少:“店员说你突然离开,我担心陈长明又来烦你了。没事就好,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用了。”

    “夏,你怎么了?”

    “炳华,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你在胡说什么呢?”其实这是陆炳华早就想到的结果,但他还是不愿意相信。

    “炳华,真的对不起。你对我很好,在我难过的时候安慰我,在我害怕的时候陪着我,我很感激你,但这种感激不是爱,只是对朋友的那样一种感情。我很谢谢你爱我,爱宝贝,可是对不起,因为你爱我,我不能欺骗你。我没有办法嫁给你,因为,我不爱你。”

    “夏,别这样。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我还是想要侥幸一回,我心想,即使你不爱我,把你留在我身边也是好的。现在想想,这样太自私了吧。夏,你没有对不起我,在爱情里,从来没有对不起。夏,祝你幸福。”这一次,陆炳华先挂断了电话,然后他趴在方向盘上,久久地,久久地都没有抬起头。

    夏威夷的生活又回到了从前的轨迹,只是,陆炳华没有再找过夏威夷,当然,夏威夷也不会再主动联系陆炳华。

    一个周末,夏威夷正在院子里晒被子,门铃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夏威夷没有再害怕,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打开门,果然是陈长明。

    “你又来做什么?”

    “夏,是陆炳华要我来的。”

    “他怎么会要你过来?”

    “我知道你们的事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气我对不对?”

    “陈长明,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我还会为了你自甘堕落吗?”

    “夏,你别激动啊!陆炳华说你和他结婚只是想甩开我,可是你最后还是拒绝了他,因为你爱的是我,对不对?”

    “妈妈,是陆叔叔来了吗?”宝贝听到门铃,想到陆炳华已经好久没来,便出来了。

    “宝贝,你出来干嘛,快进去!”夏威夷看到宝贝出来,忙让宝贝进去,她不想宝贝见到陈长明。

    可是宝贝却看到了陈长明。宝贝站在原地,一句话也不说地看着陈长明。

    “宝贝,宝贝,我是爸爸啊?”陈长明看到宝贝出来了,心生一计,想着,大的不买账,那自己就从小的入手呗!于是走过去,想要把宝贝抱起来。

    “你走开,你不是我爸爸!”宝贝虽然很小,可是对儿时却有模糊的记忆,她记得陈长明,记得这个人经常欺负妈妈。

    “宝贝乖,我真的是爸爸。”陈长明看到宝贝不愿意认自己,心里有点苦涩。

    “宝贝,上楼去写作业吧。”夏威夷走过来,推开陈长明,便让宝贝上了楼。

    “夏,你别这样,我只是想重新开始,我发誓,我会好好对你们。”

    “陈长明,你走吧,你的好,我们受不起。”

    陈长明沉默地看着夏威夷,半晌,最终还是默默地离开了。

    只是往后的日子,陈长明却每天都来夏威夷家里,最开始夏威夷还会对陈长明恶语相向,可是久而久之,夏威夷也不管他了,任由陈长明一个人自言自语。

    小孩子的忘性是最快的,由于陈长明每天都来,宝贝和陈长明渐渐熟络起来,虽然依旧不叫陈长明“爸爸”,但是也不再叫陈长明“坏人”了。

    这一天,陈长明和往常一样走进夏威夷家的院子。知道陈长明每天都来,夏威夷索性上午都将大门敞开。陈长明走进院子,看到宝贝正在草地上荡秋千,而夏威夷则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织毛衣。阳光洒在宝贝和夏威夷的身上,陈长明觉得心里暖暖的。

    突然,只听到“吱呀”一声,宝贝正在荡的秋千的绳子断了,陈长明没有思考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接住了宝贝,自己却倒在了地上。

    “爸爸——”宝贝是第一个看到陈长明手臂上的血的。

    夏威夷这时才反应过来,跑到陈长明身边:“长明,你怎么样?”眼中隐约可见泪花。

    陈长明看到宝贝和夏威夷关切的目光,心里开心极了,什么痛都忘记了。

    幸好陈长明伤得并不严重,所以夏威夷用家用医药箱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就止住了血。在夏威夷给陈长明包扎的时候,陈长明一直傻呵呵地看着夏威夷笑。

    “笑什么笑?摔不死你!”夏威夷被陈长明看得浑身不自在,嗔骂道。

    “嘿嘿,让我天天摔吧!”

    “你摔傻了吧你!”

    “这样你就可以天天为我包扎了。”

    夏威夷为陈长明包扎的手停顿了下来,抬起来看着陈长明。眼前的陈长明,再也不是从前的陈长明,他确实改变了不少。

    “夏,让我们重新开始吧。”陈长明趁热打铁,反握住夏威夷的手说。

    “恩。”

    “夏 !我爱你!”

    “小声点!”

    “哈哈……夏威夷,我爱你!我爱你!”

    “要你小声点你就小声点,我告诉你,以后你得听我的话!”

    “遵命,老婆大人!”

    “傻样!”

    小小的院子里,再一次充满了欢歌笑语。(搜读网提醒:关注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注册会员免费阅读!)

推荐